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翻譯文學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同類書籍推薦
活動推薦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傑米奧利佛::暢銷系列作,官網獨享 66折 2017/04/07 ~ 2017/12/31
 

墮落天使4欣狂

Rapture



定價:280元 
優惠價:79 221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蘿倫•凱特
百萬書迷引頸期盼,《墮落天使》系列最終回!

「你們準備好要為你們的愛做出終極犧牲了嗎?」
「只要我們擁有彼此,那就不是犧牲。」

翅膀遮蔽天空,白晝瞬間化為黑夜。
一旦路西法的靈魂墜落到最初之地,
所有的愛與詛咒將重返墮落前的那一刻。
一切重新開始。

天使們必須阻止路西法,
他們依著守望之書的指示,分頭前往威尼斯、維也納、亞瓦倫去尋找古物。
三樣古物。九天期限。
古物將會顯現天使墜落人間的地點,
在那兒,持續千年的戰爭將迎接最終的結局。
還有露西和丹尼爾的命運。
若他們能躲過天秤的追擊,順利阻止路西法的墜落,
最後他們會變成什麼樣?
他們的愛將會得到獎賞?
還是像那些為了拯救露西而獻出生命的天使一樣,灰飛煙滅……

丹尼爾在她身旁盤旋,他的翅膀刷過她的,傳達力量。「妳得先穿越宣告者。別被困在裡面。妳要一直往前移動,直到在墮落裡找到他。」
「我得自己去,對不對?」
「我會追隨妳到天涯海角,但妳是唯一能做這件事的人,」丹尼爾說。他握住她的手,親吻她的手指和手掌。他在發抖。「我會在這裡等妳。」
他們的嘴唇最後一次相觸。
「我愛妳,露西,」丹尼爾說。「不管路西法會不會成功,我永遠愛妳──」
「不,別這麼說,」露西說。「他不會──」
「但如果他成功了,」丹尼爾繼續說,「我要妳知道,我願意重新來過。我每次都會選擇妳。」


「當我寫到《墮落天使4‧欣狂》的最終回時,我忍不住哭了。我已經準備好釋放露西和丹尼爾,還給他們一個值得兩人的愛的結局,不會再有其他可能了。」──作者 蘿倫•凱特

作者簡介

蘿倫•凱特(Lauren Kate)
蘿倫‧凱特是The Betrayal of Natalie Hargrove和《墮落天使》小說系列(《墮落天使》、《試煉》、《烈愛》、《墜入愛河》)的國際知名暢銷作家,她的書被翻譯成超過三十種語言。她和丈夫住在洛杉磯。

請造訪她的網站:www.laurenkatebooks.net

譯者簡介

廖素珊
台大外文系畢業,美國明尼蘇達雙子城校區比較文學研究所肄業。現專事翻譯。譯作有《霧中回憶》、《被遺忘的花園》、《墮落天使》等書。

書籍目錄

第一章 守望者之書
第二章 分道揚鑣
第三章 沉默的聖所
第四章 流放者的交易
第五章 一千個深吻
第六章 危機四伏
第七章 受縛的天使
第八章 天堂如何哭泣
第九章 想望之物
第十章 塵土中的星箭
第十一章 苦路
第十二章 不聖潔的水
第十三章 挖掘
第十四章 輕如空氣
第十五章 禮物
第十六章 天啟
第十七章 愛的發明
第十八章 抓住一顆流星
第十九章 露欣達的報酬
第二十章 完美陌生人
曲終  他們眼中的繁星

精采試閱

守望者之書
 
「早。」
一隻溫暖的手輕撫過露西的臉頰,將一綹頭髮撩到她耳後。
她翻身打了個呵欠,張開眼睛。她睡得很沉,還夢到丹尼爾。
「喔!」她喘口氣,伸手碰自己的臉。他就在那兒。
丹尼爾就坐在她身邊。他穿著黑色毛衣,脖子上纏著一條紅色圍巾,就是那條她第一次在劍與十字看到他時的圍巾。他看起來比任何美夢都還要美好。
他的重量使得行軍床的邊緣有點下沉,露西縮起她的腿,身子挨近依偎著他。
「你不是夢。」她說。
丹尼爾的眼神比她慣常見到的還要朦朧,但當它們盯著她的臉時,還是發出了最璀璨的紫羅蘭色;他仔細端詳她的五官,彷彿是第一次看到她。他往下傾身,將雙唇貼上她的。
露西縮進他懷中,雙臂繞過他的頸背,開心地回吻他。她不在乎她需要刷牙,或是頭髮可能亂成一團。除了他的吻,她什麼都不在乎。他們現在在一起了,他們不自禁地微笑。
然後一切湧回她的心田。
剃刀般的爪子和毫無神采的紅色眼睛。死亡和腐壞那令人窒息的臭味。到處都是黑暗,它的死滅如此全然,以致於光芒、愛情和世界上的美好事物都變得疲憊、破碎和死氣沉沉。
路西法一度在她面前化身為某種東西——比爾,她將那位脾氣暴躁的石雕滴水怪獸誤認為朋友——現在想來幾乎是沒有可能。她讓他太過親近,而現在,因為她沒有照他的意旨行事——她選擇不在古埃及殺害自己的靈魂——於是決定將過往一筆勾消,重新歸零。
將時間彎曲起來,抹消自墮落以來發生的每件事。
所有凡人和天使的靈魂所曾體驗的每個生命、每種愛情和每個時刻都會在路西法的憤恨意念下,粉碎瓦解並棄如敝屣。宇宙彷若是場西洋棋,他一旦開始輸棋,便像個哭哭啼啼的小孩,吵著要全盤推翻。但露西不知道他想贏得的東西是什麼。
她的皮膚在憶起他的暴怒時開始溫熱。他曾想要她明白一切;當他帶著她回到墮落初始時,他曾想要她在他的手中顫抖。
然後他會將她棄置一旁,把宣告者像漁網般灑出去,捕捉所有從天堂墜落的天使。
就在丹尼爾於滿天星斗的烏托之境抓住她時,路西法在眨眼間失去蹤跡,然後整個循環再度啟動。
那是個逼不得已的手法。丹尼爾解釋說,為了將天使們引導進未來,路西法得製造他過去自我的孿生兄弟,並放棄他的力量。只要天使還在墜落,他就無計可施。
就像其餘的天使一般,他會在無能為力的孤獨中墜落,與他的手足一同,但又遭到隔離,孤單無比。
而一旦他們墜落人間,時間會打個嗝,然後每樣事物重新開始,彷彿那時和現在間的七千年歲月從不存在。
彷若露西沒有終於開始瞭解那份詛咒。
整個世界已然陷入危機——除非露西、七位天使和兩位拿非林能阻止他。他們只有九天時間,而且不知該從何開始。
露西昨晚如此疲憊,甚至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躺到這張行軍床上、將藍色薄毛毯拉到肩上的。小木屋的椽木間掛著蜘蛛網,一張折疊桌上雜亂地擺著喝到一半的馬克杯;昨晚葛碧為大家泡了熱巧克力。但這一切感覺起來都像是一場夢。她從宣告者裡飛下天使的避風港,泰碧島,但這件事的細節被精疲力竭化作一場模糊的記憶。
她在其他人都還在交談時墜入夢鄉,讓丹尼爾的聲音哄著她入夢。現在木屋悄然無聲,而在丹尼爾輪廓後方的窗戶裡,天空是一片即將日出的灰濛。
她伸手摸他的臉。他轉頭親吻她的手心。露西瞇起眼睛,不想讓眼淚奪眶而出。在他們經歷過的一切之後,為什麼在露西和丹尼爾能自由地去愛之前,他們還必須打敗魔鬼?
「丹尼爾。」羅蘭的聲音從木屋門口傳來。他雙手插在雙排釦厚呢外套的口袋裡,髮辮上套著一頂灰色毛料滑雪帽。他對露西疲累地微笑。「時候到了。」
「什麼時候到了?」露西用雙肘撐起身子。「我們要離開了嗎?已經要走了?我爸媽怎麼辦?他們可能都嚇壞了。」
「我想我現在該帶妳去他們家,」丹尼爾說,「去跟他們告別。」
「但我該怎麼解釋感恩節晚餐後消失的事?」
她還記得丹尼爾昨晚的話:儘管他們似乎在宣告者裡待了永恆之久,但在真實的時間中只流逝了數小時。
但是對哈利和朵莉‧布萊斯而言,女兒失蹤幾小時便是永恆。
丹尼爾和羅蘭交換眼神。「我們早就打點好了。」羅蘭說,遞給丹尼爾一串車鑰匙。
「你怎麼打點好的?」露西問道。「有次我放學晚了半小時回家,我爸就打電話去報警——」
「別擔心,小鬼,」羅蘭說。「我們已經幫妳處理好了。妳只需要趕快換一下衣服。」他指指門旁搖椅上的背包。「葛碧替妳帶了東西過來。」
「嗯,謝謝,」她困惑不解地說。葛碧在哪兒?其餘的人又在哪兒?木屋昨晚擠滿了人,天使羽翼的光芒和熱巧克力加肉桂的香氣讓人感覺非常舒適。對那份舒適感的記憶,加上他們承諾要讓她向父母道別,但她又不知道要上哪兒去……全都讓今早感覺格外空虛。
她赤裸的雙足感覺到木板地的堅硬粗糙。她往下看,才察覺她還穿著她在埃及套上的白色窄身直筒連身裙——她透過宣告者造訪的最後一世。比爾要她穿上它。
不,不是比爾。是路西法。當她將星箭塞進腰帶時,他是如何讚許地斜睨著她,而她則沉思著他教她如何殺害自己靈魂的建議。
不可以、不可以,絕對不行;值得露西活下去的事情太多了。
露西在這個她習慣帶去夏令營的綠色舊背包中發現她最喜歡的睡衣——紅白條紋法蘭絨睡衣——整齊地折疊好,下面放了搭配成一套的白色拖鞋。「但現在是早上,」她說。「我為什麼需要睡衣?」
丹尼爾和羅蘭又對看一眼,這次,露西可以發誓,他們正試著不要笑出聲來。
「妳只要信任我們就好。」羅蘭說。
在露西穿上睡衣後,跟著丹尼爾走出木屋。當他們走下礫石沙灘來到海邊,丹尼爾寬闊的肩膀在前為她擋風。
臨近泰碧的那個小島離沙凡那海岸線約莫一哩遠。羅蘭保證,過了那道海峽之後,有一輛車在等他們。
丹尼爾的翅膀隱藏起來,但他一定感覺得到她一直在看它們從他肩膀上伸展開來的地方。「當每件事都塵埃落定後,我們可以飛往任何我們必須阻止路西法的地方。在那之前,我們最好保持低調。」
「好。」露西說。
「我們比賽看誰先游到另外一邊?」
她的呼吸在空氣中凍結。「你知道我會贏你。」
「的確。」他的一隻手臂繞過她的腰際。她全身都溫暖起來。「也許我們最好坐船,保護我那驕傲的自尊。」
她看著他從一座碼頭將一艘金屬小划艇的纜繩解開。粼粼水面上的柔和光芒讓她回想起他們在劍與十字游過祕密小湖的那天。當他們拉起身子,坐到平坦的中央岩石上、氣喘吁吁時,他的肌膚閃著微光,然後他們躺在太陽曬熱的石頭上,讓日間的熱氣曬乾他們的身體。她那時還不怎麼認識丹尼爾——還不知道他是天使——但她那時已經危險地與他深陷愛河。
「我們在我大溪地的那一世也常一起游泳,對不對?」她問,驚訝地想起她曾看過丹尼爾的頭髮因水而璀璨發光的另一段時光。
丹尼爾盯著她,她知道,他們終於能分享他的某些過往回憶,對他而言意義深重。他看起來這般感動,露西以為他會掉下淚來。
不過,他只是溫柔地吻著她的前額說:「妳在那些時候也總是游贏我,露露。」
丹尼爾划槳時他們沒怎麼說話。露西只要看著每次他將槳往後拉,肌肉隨之伸縮的模樣,以及聽到槳在冷冽的水中忽進忽出,呼吸著海洋的鹹味便已足夠。太陽在她肩膀上升起,她的頸背一片溫暖,但當他們划近陸地時,她看見某樣讓她脊椎直打哆嗦的東西。
一輛車。她立即認出那輛白色的Taurus。
「怎麼回事?」划艇抵達岸邊時,丹尼爾看見露西的姿態一僵。「喔,那個。」當他跳出划艇,伸出手要去扶露西時,聲調聽起來漫不經心。地面覆滿落葉,土味濃郁,讓露西想起童年。
「不是妳想的那樣,」丹尼爾說。「當蘇菲亞逃離劍與十字——」露西等待著,希望丹尼爾不會說出「在她殺了潘妮之後——」
「在我們發現她真正的身分之後,天使們沒收了她的車。」他的臉變得冷酷。「她虧欠我們的可不只這些。」
露西想到潘妮蒼白的臉,以及那些淌出的血。「蘇菲亞現在在哪兒?」
丹尼爾搖頭。「我不知道。不幸的是,我們可能很快就會發現她的下落。我有預感,她會現身阻撓我們的計畫。」他從口袋裡拿出鑰匙,將其中一把插入副駕駛座的門。「但妳現在不該擔心這個。」
「好。」露西坐進灰布座椅上時,瞇著眼看他。「你是說我現在應該擔心別的?」
丹尼爾轉動鑰匙,車子震動起來,緩緩啟動。她最後一次坐在這個座位上時,還擔心單獨和他待在車內。那是他們第一晚接吻─就當時的她所知是如此。她在拉扯安全帶時,感覺到他的手指刷過她的手。「妳要記得,」他溫柔地說,伸手幫她扣上安全帶,雙手流連在她的手上。「這有個竅門。」
他輕柔地在她臉頰上吻了一下,然後開始駛出潮濕的森林,進入狹窄的兩線道瀝青路。馬路上只有他們。
「丹尼爾?」露西再次開口。「我該擔心什麼?」
他瞥瞥她的睡衣。「妳裝病的演技如何?」
 
 
當露西爬過她臥室窗戶旁的三棵杜鵑花樹時,那輛白色Taurus 正緩緩轉進她父母房子後面的巷子裡。在夏季,番茄藤蔓會爬出黑色泥土,但在冬季,這個屋旁的院子看起來荒涼陰鬱,不怎麼像家。她記不得自己最後一次站在這裡是什麼時候。她以前曾偷溜出三所寄宿學校,卻從不曾試圖溜出自己家的房子。現在她要溜進房裡,但她甚至不確定那些窗戶要如何打開。露西舉目四望,端詳她沉睡的社區,盯著丟在草坪邊緣的早報,早報外頭套著塑膠袋,沾了露水,還有對街強生家車道裡那個老舊、沒有籃球網的籃球架。自她離開後,一切依舊維持原狀。沒有任何事物改變,除了露西。如果比爾的詭計成功的話,這個社區也會消失嗎?
她朝丹尼爾最後一次揮手,他從車裡看著她;她深吸口氣,用拇指從窗台皸裂的藍漆上扳開下面的窗戶。
它立刻滑上去。裡面早已有人將百葉窗拉開。露西的手停下來,驚詫地看著白色麥斯林紗窗簾分開,而曾經當過一次她敵人的茉莉‧贊那顆半金半黑的頭從空隙間探出來。
「妳好啊,肉塊。」
露西聽到她第一天就在劍與十字贏得的綽號時不免火冒三丈。這就是丹尼爾和羅蘭所謂的「他們已經把她家裡打點好了」?
「妳在這裡做什麼,茉莉?」
「放心吧。我不會咬人的。」茉莉伸出手。她的指甲修過,是翠綠色的。
露西握住茉莉的手,連忙俯身,然後橫著身子,一次一隻腳跨進窗戶。
她的臥室看起來狹小過時,活像個被久遠以前的露西留下來的時間膠囊。房門後有一幅裝框的艾菲爾鐵塔海報。她的告示板上貼滿了雷霆鎮小學的游泳隊彩帶。而躺在綠黃色夏威夷圖案羽絨被下的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凱莉。
凱莉從床單下匍匐爬出,衝過床邊,投入露西的臂彎。「他們一直告訴我妳不會有事,但聽起來都像在騙人;大家都是那種『我們都嚇壞了,不打算向妳解釋』的態度。妳知道那有多嚇人嗎?那就像妳憑空消失——」
露西緊擁住她的背。就凱莉所知,露西只是從昨晚就消失了而已。
「好了,妳們兩個,」茉莉咆哮著將露西拉離凱莉。「妳們可以等稍後再敘舊。我整晚戴著那頭聚脂纖維的假髮,躺在妳床上假裝腸胃炎,可不是為了讓妳倆來破壞我們的偽裝。」她翻個白眼。「門外漢。」
「等等。妳做了什麼?」露西問。
「在妳……消失以後,」凱莉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們知道絕對不可能向妳爸媽解釋清楚;我是說,我就連親眼看見,都無法瞭解發生了什麼事。因此,我告訴他們妳生病了,已經上床休息,茉莉便假裝是妳——」
「幸好我在妳的衣櫃裡找到這個。」茉莉一根手指轉著一頂黑色的短鬈髮。「萬聖節留下來的?」
「神力女超人。」露西緊皺眉頭,這不是她第一次懊悔看到她的初中萬聖節戲服。
「這個,它派上了用場。」
看到茉莉在幫助她感覺很奇怪——她曾有一度站在路西法那邊。但茉莉像坎恩以及羅蘭一樣,都不想再次墮落。因此現在他們是在同一艘船上。
「妳替我騙我爸媽?我不知該說什麼。謝謝。」
「沒什麼。」茉莉朝著凱莉晃晃腦袋,這姿勢使露西的感激之心頓時減少。「她真是個會撒謊的惡魔。妳該謝謝她。」她將一隻腳伸出窗外,轉身叫道:「妳們能從這裡接手嗎?我要去鬆餅屋開個高峰會。」
露西對茉莉豎起大拇指,然後跌坐在床上。
「喔,露西,」凱莉低語。「當妳離開的時候,妳家後院全是一層灰色塵土,那個金髮女孩葛碧光是揮個手,它們就全部消失了。然後我們說妳病了,大家都回家了,之後,我們開始幫妳父母洗碗盤。剛開始時,我覺得茉莉那個女孩有點可怕,但她其實挺酷的。」她瞇起眼睛。「妳究竟是上哪兒去了?妳發生了什麼事?嚇到我了。」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露西說。「我很抱歉。」
門上響起敲門聲,當臥室門打開時,傳來一個熟悉的咿呀聲。
露西的母親站在走廊,一頭睡得亂糟糟的頭髮整個往後梳,用黃色香蕉夾夾住,臉沒有上妝,但仍舊美麗無比。她端著一個柳條托盤,上面放了兩杯橘子汁、兩盤抹了奶油的吐司,和一盒胃片。「看來有人好多了。」
露西等著她母親將托盤放在床頭櫃上,然後抱住母親的腰,將臉埋在她粉紅色的毛巾布浴袍裡。眼淚刺痛她的眼睛。她擤擤鼻子。
「我的小女孩。」她母親說,摸摸露西的前額和臉頰,檢查是否還在發燒。她好久沒有用這麼柔和甜美的聲音和露西說話了,聽起來感覺真好。
「我愛妳,媽。」
「別告訴我,她病得不能去做黑色星期五的大採購。」露西的父親出現在門口,手上提著綠色塑膠澆水壺。他在微笑,但無框眼鏡後面的眼神還在擔憂。
「我覺得好多了,」露西說,「但是——」
「喔,哈利,」露西的母親說。「你知道我們和她相聚的時間只有昨天。她今天就得回學校。」她轉向露西。「丹尼爾剛打電話來,蜜糖,說他會來接妳回學校。我說,妳父親和我當然很願意送妳,但是——」
「不,」露西迅速地說,記起丹尼爾在車裡詳述的計畫細節。「你們應該去大採購。這是布萊斯家的傳統。」
他們同意露西坐丹尼爾的車,而她爸媽會送凱莉去機場。當女孩們吃著早餐時,露西的爸媽坐在床沿,討論著感恩節(「葛碧擦了所有的瓷器——真是位天使」);等他們開始談論黑色星期五要採購的東西時(「妳父親滿腦子只有工具」),露西察覺她除了填滿對話空洞的「嗯、嗯、」和「喔,真的嗎?」這類毫無意義的字眼外,什麼話都沒說。
她爸媽終於站起身,將盤子拿去廚房時,凱莉開始打包,露西則走進浴室,關上門。
她覺得這似乎是百萬年來的第一次獨處。她坐在化妝椅上,看著鏡子。
她仍舊是她自己,但已經有所不同。當然,回望著她的是露西‧布萊斯,但也有……
蕾拉豐滿的嘴唇。露露一頭波浪狀的濃密頭髮。路馨灰褐色眼眸中的激情。露西雅臉頰上的酒窩,隨時準備惡作劇。她並非孤單一人。也許她再也不會孤單。在鏡子裡,每個露欣達的前世都回望著她,納悶著。我們會變成怎樣?我們的歷史、我們的愛又會有什麼結果?
她洗了個澡,穿上乾淨的牛仔褲、黑色馬靴,和白色長版毛衣。凱莉掙扎著想將行李箱的拉鍊拉上時,她坐在上面幫忙。兩人之間的靜默讓人受不了。
「妳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凱莉,」露西最後說。「我現在經歷的事連我自己都不瞭解。但這和妳無關。我很抱歉,我不知道該如何講清楚,但我很想妳。我好想妳。」
凱莉的肩膀緊繃。「妳得告訴我所有的事。」但她倆之間交換的表情讓兩個女孩心知肚明,這事不再可能。
前面傳來車門砰地關上的聲音。
露西透過拉開的百葉窗,看見丹尼爾走上她家門前的小路。即使現在離他放她下車的時間不到一個小時,露西在看到他時,還是感覺雙頰緋紅。他慢慢地走著,彷彿在漂浮,紅色圍巾在風中飄揚於身後。連凱莉都看得目不轉睛。
露西的爸媽一起站在玄關處。她分別緊擁他們良久─她先擁抱父親,然後是母親,最後是凱莉,而凱莉緊緊捏了她的手一下,迅速低語:「我昨晚看見妳做了很美的事。我只要妳知道這點。」
露西覺得她的眼睛又熱燙起來。她緊擁著凱莉,用嘴形無聲地說了謝謝。
然後她走下小路,進入丹尼爾的臂彎中,不管接下來的命運會是什麼。
 
 
「你們在這兒,熱戀中的鳥兒,又在卿卿我我了。」阿琳如唱歌般說道,從一道長書櫃後探出頭來。她正盤腿坐在木製圖書館椅上,雜耍般地拋著幾個色彩繽紛的小球。她穿著工作服和戰鬥靴,黑色頭髮編成小髮辮。
露西對回到劍與十字圖書館並不特別開心。在火災將它燒毀後,它重新整修過,但圖書館聞起來仍有燃燒過的刺鼻煙味。工作人員對外解釋火災是場突發的意外,但有人被燒死——陶德,這個露西幾乎不認識的安靜男生,直到他死的那晚——露西知道,在這個故事表面之下,潛藏著某種更為黑暗的事物。她為此自責不已。
現在,露西和丹尼爾繞過書架,朝圖書館的閱覽區走去。露西瞧見阿琳不是一個人。他們全在那裡:葛碧、羅蘭、坎恩、茉莉、安娜貝拉——那位有著亮粉紅色頭髮的長腿天使——甚至麥歐司和雪兒碧,他倆興奮地揮手,看起來絕對和天使以及凡間青少年不大相同。
麥歐司和雪兒碧正——他們正握著手嗎?但當她想再次看清時,他們的手已消失在他們坐的桌子底下。麥歐司將棒球帽沿壓低。雪兒碧清清喉嚨,彎腰駝背地盯著一本書。
「你的書。」當露西看見那厚實的書脊,以及靠近下方的棕色破碎膠水時,這麼對丹尼爾說。褪色的封面印著:守望者:中古歐洲神話,丹尼爾‧格里葛利著。
她的手自動伸向淡灰色的封面。露西閉上眼睛,因為它讓她想起潘妮,她不該死的;也因為貼在封面背後的那張照片是第一樣證據,說服她丹尼爾口中有關他們的歷史,可能並非胡謅。
那是他們在英國赫斯頓前世留下的照片。儘管這事根本不可能,卻又無庸置疑:照片裡的那名年輕女子就是露欣達‧布萊斯。
「妳在哪裡找到它的?」露西問道。
她的聲音一定有點蹊蹺,因為雪兒碧回答,「這本又舊又髒的書有啥了不起的?」
「那很珍貴。是我們手上唯一的線索,」葛碧說。「蘇菲亞打算燒掉它。」
「蘇菲亞?」露西的手捂上胸口。「蘇菲亞小姐打算——圖書館的火災,那是她放的火?」其他人點點頭。「她害死了陶德。」露西麻木地說。
所以那不是露西的錯。另一條躺在蘇菲亞腳邊的生命。
「妳那晚將書拿給她看時,她幾乎快嚇死了,」羅蘭說。「我們都很震驚,尤其是當妳還能活著說這件事的時候。」
「我們在討論丹尼爾吻我的事,」露西想起來,臉漲得通紅。「還有我安然無恙的事。那就是嚇壞蘇菲亞小姐的事情?」
「一部分,」羅蘭說。「但那本書裡還有很多蘇菲亞小姐不希望妳知道的事。」
「失格的教育者,不是嗎?」坎恩說。
「她不希望我知道什麼?」
所有的天使轉身去看丹尼爾。
「昨晚我們告訴妳,沒有天使記得墮落後最終降落的地點。」
「對,就是這點我想不通。這怎麼可能呢?」雪兒碧說。「任何人都會認為,天使應該會對這件事印象深刻。」
坎恩的臉漲紅。「妳不妨試試整整墜落九天九夜、穿越多度空間和百萬立方呎;以臉著地、摔斷翅膀,因腦震盪不知在地面上翻滾了多久、徘徊在沙漠數十載,尋找任何有關你是誰、你是什麼,以及你在哪裡的線索之後——再來跟我說天使該記得什麼。」
「好吧,你的腦袋瓜是有點問題,」雪兒碧用精神科醫生的口吻說道。「如果要我診斷你——」
「這個,至少你還記得有個沙漠。」麥歐司調侃地說,雪兒碧聞言大笑。
丹尼爾轉向露西。「我在西藏失去妳後,寫下這本書……但那是在我於普魯士遇見妳之前。我知道妳拜訪過妳在西藏的那一世,因為我曾追蹤妳到那裡,因此妳可以想像,這樣失去妳的我如何轉向長年的研究和探索,極力想找到破解這個詛咒的方式。」
露西低下頭。那場死亡讓丹尼爾直接衝過懸崖。她害怕這還會再發生一次。
「坎恩說的對,」丹尼爾說。「我們沒有人記得降落的地點。我們茫茫徘徊在沙漠中,直到它最後變得不是沙漠;我們徘徊在平原、山谷和海洋中,直到它們變成沙漠。直到我們慢慢找到彼此,開始拼湊出整個故事後,我們才記起自己曾是天使。
「但我們的墜落曾留下遺物,人類在事後發現並像珍寶般保存那些記錄——他們認為那些東西是從一位他們所不瞭解的上帝那兒送來的禮物。長久以來,遺物深埋在耶路撒冷的一座廟宇裡,但在十字軍東征時代,它們被偷走、祕密運送到了幾處地點。我們沒有人知道是運到哪裡。
「當我在進行研究時,我著重在中古世紀,盡可能地參考許多資料,就像一隻精通神學的食腐動物那樣追獵遺跡。它的論點精髓在於:如果能重新找回這三樣古物、並集中在西奈山——」
「為什麼是西奈山?」雪兒碧問。
「王座和人類之間的通道離那裡最近,」葛碧輕拂一下頭髮,解釋道。「那裡是摩西領受十戒的地方,當天使要傳達王座的命令時,也是從那裡進來的。」
「將它想成上帝的本地潛點就比較好懂,」阿琳附和道。一顆小球拋得太高,掉進頭頂上的燈罩裡。
「但在妳要問我們之前,我先說清楚,」坎恩說,對雪兒碧使個眼色,「西奈山不是墮落的最初地點。」
「如果是的話,這謎題就太容易解開了。」安娜貝拉說。
「倘若能將古器帶上西奈山,」丹尼爾說,「然後,理論上,墮落的地點便將揭曉。」
「那是從理論上說。」坎恩嗤笑一聲。「難道我必須是那位指出丹尼爾研究可信度方面頗有疑問的人嗎——」
丹尼爾繃緊下巴。「難道你有更好的點子?」
「你不覺得——」坎恩提高音量,「你的理論太過強調這些古器,而它們又不過是謠傳嗎?誰知道它們能否做它們應該能做的事?」
露西研究這個天使和惡魔團體——這是她在拯救她自己和丹尼爾……以及世界的追尋中,唯一能找到的聯盟。「所以,那個不知名的地點,就是九天後我們該到的地方。」
「從現在開始,剩不到九天了,」丹尼爾說。「從現在開始算九天已經太遲。路西法和被驅逐出天堂的天使軍隊將會在那之前抵達。」
「就算我們能在墮落的地點打敗路西法,」露西說,「然後呢?」
丹尼爾搖搖頭。「我們不真的知道。我從來沒告訴過任何人有關這本書的事,因為我不曉得它可以推論出什麼,而沒有妳在那裡扮演妳的角色——」
「我的角色?」露西問。
「我們對那點並不真的瞭解——」
葛碧用手肘推推丹尼爾,打斷他的話。「他的意思是,謎題將隨時間揭曉。」
茉莉用力拍了一下額頭。「真的嗎?它會揭曉嗎?你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些?這就是你們正打算做的事?」
「這件事以及妳的重要性,」坎恩對露西說。「妳是他們在此爭奪的棋子。」
「什麼?」露西低語。
「閉嘴,」丹尼爾對坎恩說,然後將注意力放在露西身上。「別聽他的。」
坎恩輕蔑地哼了一聲,但沒有人理會他。他的不屑宛如不速之客般端坐在房間裡。天使和惡魔陷入沉默。沒有人願意更進一步透露露西在阻止墮落上所扮演的角色。

審定推薦

「性感、迷人又令人戰慄……我好愛好愛好愛這本書!」
——《夜之屋》作者、《紐約時報》暢銷作家P.C. Cast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墮落天使4欣狂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