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網路書店
下載區 會員專區 購物車
連絡我們 人力需求 訂電子報
〔提醒您,嚴防詐騙!〕
★《矽谷美味人妻一鍋幸福煮》購書抽鍋活動!
★劉以豪簽書會活動公告!
★我也曾憂鬱,新書講座!
★得獎好書推薦
《睡眠學校》補遺公告
三采文化尋寶記 聲明啟事
熱門知識漫畫出版預告
全館同品項30本75折優惠!
 
 

www.suncolor.com.tw
熱門 : 未生侏羅紀移動迷宮露營著色畫美美
目前位置:首頁 > 書籍 > 文學小說 > 大眾小說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六 嫣然一笑新妝就,春園海棠花獨妍
作  者: 關心則亂/(封面繪圖)呀呀
譯  者:
出  版  社: 三采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2/11/09
語  言: 繁體中文
I S B N : 9789862297858
裝  訂: 平裝
此書目前為絕版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折 190
內容簡介精彩試閱

內容簡介

★上輩子不擅長肅貪倒人,這輩子更不是個宅鬥人才!
卻要懷著身孕上鬥婆婆、下鬥奴僕,偏偏唯一的靠山無法在身邊?
★晉江總榜第一名、橫掃博客來與金石堂新書暢銷榜!年度超人氣種田文,不容錯過!
★讀者好評不斷、引頸期盼的第六集終於上市!看明蘭如何往宅鬥的路上奮力邁進,開創幸福的婚姻生活!

揣度BOSS的心思幾乎已成了明蘭的習慣,可最近她有些吃不準顧廷燁的反應了。
顧廷燁凝視著明蘭,深深的,久久的,彷彿想望進她內心深處,探究一二──
他們很幸福,很美滿,無話不說,心性相投;可他們之間,依舊隔著一層靜默,一處小小的,隱祕的禁區,藏在他心愛女子的心底……

隨書附贈1:隨書附贈呀呀精心繪製「海棠花下明蘭品茗圖」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2:正反兩款書衣(明蘭款、海棠款),任君選擇

顧廷燁:「到底為什麼哭了?」
盛明蘭:「我想到姊妹們都長大了,不若小時候胡亂打鬧,漸漸圓滑了,卻不免失了真性情。」
顧廷燁:「所謂真性情,是為該為之事,行當行之事,嫉惡如仇,明辨是非。何時小孩子不懂事的胡鬧也算作真性情了?」
盛明蘭:「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不必藏著掖著,做想做之事……」
顧廷燁:「妳別鑽牛角尖,外頭怎麼圓滑世故都別放在心上。只要咱們一家人在一起,心在一處,就比什麼都強。」
一家人……明蘭眼眶發熱,低下頭輕輕嗯了一聲。這麼多年的磕磕碰碰,彷彿最天真未鑿的部分也漸漸失去。女子想在這世上生存得好,就必須放棄上天賜予的原先模樣,一道道打磨,或圓滑,或嬌嗔,或世故,或風情,把自己扭曲成適合這模子的形狀……

為了讓顧廷燦風光出嫁,太夫人不得不將顧氏家產交還給顧廷燁夫妻。明蘭懷著身孕正式掌家,要敲打仗勢欺人的老奴僕,又要張羅廷燦的婚事,還要暗防身邊的丫鬟妾室趁她懷孕時起了不當的心思,同時與太夫人的明爭暗鬥也越來越白熱化……正當顧府宅鬥得如火如荼時,朝堂的爭鬥也愈發嚴苛,為了肅貪整頓江南鹽務,朝中有身分又有手段的最佳人選非顧廷燁莫屬,讓他不得不丟下懷孕的妻子遠赴江南。
心計手段皆了得的太夫人,果然沒放過這個大好機會,一齣接一齣的連環計,讓明蘭只好挺著肚子獨自面對府中暗潮洶湧的局勢。只是誰也沒料到,最兇險的一計竟是安排在明蘭生產、眾人最忙亂的時候……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總覺得看這部作品時,彷彿在看《紅樓夢》的感覺。人物與人物之間的互動很細膩,情感的表達十分傳神,逗趣的場面也沒少。書中每個角色都有鮮明的個性,家中父母姨娘兄弟姊妹,個個活靈活現。種田文就是在敘述古代家中的大小事,這一本的情節有時會出現讓人意想不到的驚奇。主角明蘭慧黠,狀況發生時的反應常常令人莞爾,也為故事帶了點樂趣,吸引著我想往下看,不知道明蘭之後還會有那些有趣的表現呢?」──讀者 白色飛鼠

「若受夠了那些有著驚人才藝(如脫口成詩和絕世神醫)的穿越女後,本書的故事反而如一條涓涓細流,看似不起眼的設定,卻引領讀者墜入那個大宅的世界裡。會喜歡這個故事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我甚至重讀了好幾遍才明白,作者真是把每個人物都寫活了啊!作者的文筆悠然而有序,活生生的將古代大宅院的生活用3D手法呈現於我的眼前。最誇張的是我這個連《紅樓夢》中的『四春』都記不全的人,卻能輕易記得本書中華蘭的要強、墨蘭的心機、如蘭的蠻橫,和明蘭的嬌憨,不得不說作者的功力真的很強!把每個人都創造的如此真實,絕不只是單純的好人或壞人,這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劇情也是作者的高明之處,大宅院裡雖沒宮中的步步殺機,但平靜日子下埋的也是充滿心計,一個走錯了,沒人知道將付出什麼代價?不過,相較於宮中的冷血,此書多了親情的滋潤,更顯的溫情順遂,我可是常被盛老太太和明蘭之間的互動給逗笑呢!」──讀者 墨燐

「第一集中我最喜歡明蘭和老太太兩人在壽安堂的生活。姚依依真的很聰明,懂得養精蓄銳,低調生活,只為了讓自己在不熟悉的古代能夠安穩度日,而且還是在那種勾心鬥角的大宅院中,這樣才不會讓自己像隻在刀口上待宰的魚一樣。我也喜歡齊衡逗著明蘭玩的片段,或許一開始真的是齊衡將明蘭當成小妹妹一樣在疼愛(!?)著,但搞不好到最後會喜歡上明蘭?結果明蘭反而才是最大的贏家呢!XD」──讀者 ismyfish

「初期明蘭很頹廢、很沒用,大概就是個那種放在旁邊會讓人常常忘記的角色,自從到盛老太太身邊後才漸漸的活躍了起來。最初盛老太太或許是可憐明蘭,但隨著兩個人相處一段時間,我認為盛老太太有發現明蘭不同於盛家那些個勾心鬥角的人,是個有純真心又聰明低調的孩子,漸漸的也真心喜歡上她了。我最喜歡的是她們祖孫兩人的相處片段,感覺好溫馨好貼心~讓明蘭這個初到陌生世界的人擁有的得來不易的親情及愛護。」──讀者 luisa2919

「一直以來穿越小說多會讓女主角大反攻古代社會,現在卻來個正視現實,保持冷靜過日子的類型,反而新鮮,看到明蘭的諸多考慮,覺得古代女子也不容易啊,什麼戀愛、什麼自由都沒有用,說到底,結婚後能過完美日子的人才是勝犬!」──讀者 SHIALORWA

「本書每個人物的描寫都絲絲入扣,華蘭的聰明才智、如蘭的直爽坦白,而從墨蘭身上更可以看出林姨娘的教育,林姨娘果然是非常小三,還是一個聰明的小三,懂得如何讓盛紘臣服於她之下而毫不自覺。王氏就是輸在這點,好在她後來慢慢的學習如何做一個好妻子,在孔嬤嬤的幫助下更挽回自己的地位。孔嬤嬤切入要點的講解更讓林姨娘的心思展露無遺,讓我很佩服。作者筆下的每一個人物都栩栩如生,甚至可以深入剖析這些角色的內心與個性,讓我看了很過癮!並且一看再看,真的很精彩!」──讀者 晴晴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關心則亂
1980年代出生的寫手,循規蹈矩讀書就業,完全按照國家規劃的人生履歷,生活寧靜踏實。迤邐的書中世界是宅女的生活必需品,因屢屢陷入巨型坑洞,遂提筆自力更生,豐衣足食。初次網路寫作為同人小說《HP同人之格林童話》,喜歡輕鬆浪漫的文風,也執著於嚴謹合理的結構,寫文是快樂並糾結的事。

繪者簡介 
呀呀
新古典主義插畫家,2008年獲第4屆金龍獎最佳插畫獎。作品曾獲選參加首屆中韓漫畫展,並為大陸多家刊物繪製封面及插圖。2008年首本個人畫集《青瓷》上市後深獲好評。榮獲第六屆中國漫畫獎優秀彩色單幅畫,同時,《青瓷》系列插畫入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2010年11月受邀參加法國巴黎第六屆Corbeil-Essonnes漫畫節。2011年獲第一屆「JC-ACG」中日原創漫畫大賽銀獎。 代表作:畫集《青瓷》、《薄姬》;繪本《她她》

書籍目錄 
卷六 嫣然一笑新妝就,春園海棠花獨妍
第一百六十四回 前女友,合法妻子,當家主母的家庭作業
第一百六十五回  一個熬出頭的女人所引發的啟示
第一百六十六回  風暴序幕,拉開
第一百六十七回  開戰,風雨欲來
第一百六十八回  東風吹,戰鼓擂:像個不懂事的孩子,任性揮霍著人生的機會,活該!
第一百六十九回  東風吹,戰鼓擂之二:康家女,尤其不能進門
第一百七十回  東風吹,戰鼓擂之三:妻妾,婆媳,姊妹,母子,釜底抽薪
第一百七十一回  東風吹,戰鼓擂之四:下次再來便是把主屋大院裡外拆洗一遍之日
第一百七十二回  東風吹,戰鼓擂之五:戲既已開鑼了,就得演下去
第一百七十三回  東風吹,戰鼓擂之六:前妻的死亡原因
第一百七十四回  東風吹,戰鼓擂之七:小混蛋出世
第一百七十五回  風吹完了,鼓也擂破了:放火,救火,曼娘,昌哥兒
第一百七十六回  風吹完了,鼓也擂破了:真愛的代價
第一百七十七回  風吹完了,鼓也擂破了:分家
第一百七十八回  分家後的新手媽媽生活
第一百七十九回  飯盒之年年有餘,關於搖羽扇的典故
第一百八十回  善惡道
第一百八十一回  世間道:非黑非白
第一百八十二回  世間道:非冷非暖
第一百八十三回  世間道: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第一百八十四回  世間道:非你無情,是我多意
第一百八十五回  世間道:聰明反被聰明誤

編輯推薦

影片

精彩試閱

第167回:開戰,風雨欲來
四月底,皇帝急調顧廷燁為兩淮鎮守使,總署地方軍務,急令即刻啟程。
行囊是早就收拾好了的,明蘭心情低落,往顧廷燁隨身的荷包裡塞了好些雪津丹和參茸丸,顧廷燁側眼瞧著,這兩樣一味降火、一味上火,他心中又好笑又感動,便拉過明蘭的手,溫言道:「若覺著悶了,便回娘家去住一陣,不要怕旁人議論。」
之前他特意去了趟盛府,也不知跟那兩位中老年婦女說了些什麼,王氏當即叫劉昆家的來遞話,大致意思是彩環那小賤蹄子隨便處置,並歡迎明蘭隨時回娘家養胎,而老太太則只手書一封,言簡意賅一句話——「一切小心,切莫逞強」。
明蘭反手去握他的手掌,卻只攥住三根大大的粗糙手指,她努力寬慰道:「你別惦記我,有屠二爺和那班人手護著我,別說是家裡這干家丁,便是打劫個把錢莊都有餘了。」她想起上回御史南下時的驚險,不由得憂上心頭,低聲道:「倒是你,路上要多小心。衛士可帶足了,不許逞英雄,我已吩咐謝昂不許離你周圍三尺了。」
顧廷燁知她心思,微笑道:「為夫領著整整半個驍騎營呢。」更別說兩淮可調之兵甚眾。
「出門在外,你要當心身子,別喝生水,別吃不熟的野味,別貪涼敞了領口吹風,天一冷你就把那件鹿絨軟細皮夾襖穿在裡頭,我戳破了好幾個指頭才趕出來的,你可不許當擺設了……」明蘭比著十隻白生生的嫩手指,其實她心底虛得厲害,只能一個勁兒的叮囑,如今她做人媳婦正做得有滋味,改行當寡婦的念頭一點都沒有呀。
顧廷燁什麼也沒說,只靜靜的摟著明蘭,目光發沉。
次日一早,顧廷燁整裝畢,一身堅硬的皮甲戎靴、猩紅大氅,待臨出門前,他撫著明蘭的肚皮,故作玩笑:「小子,你老子要出門了,要聽你娘的話。」明蘭正滿腹愁苦,聞言不禁好笑,還不待她出口調侃,肚裡的小混蛋居然很爭氣的動了兩下,也不知是扭了屁股,還是跺了腳丫。男人大喜,用力親了口明蘭,又彎腰親了口肚皮,大笑道:「等我回來!」
明蘭扒著嘉禧居的門口,強忍淚水揮著帕子:「一路當心,早去早回。」
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行行無別語,只道早還鄉……幽幽怨怨的落寞了幾天,吃飯不香,喝水不甜,躺在床上,對著雕欄繪彩的床頂,掰指頭數他已到了什麼地方。渡口可過了,馬匹人手都安好否,天氣漸熱,可別染了時疫才好,「山賊」有否再來光顧,云云。數日後,幽怨情緒過去,明蘭開始胡思亂想,這死鬼會不會在外頭亂搞。又過了幾日,明蘭恢復疏懶,重新過上了睡到自然醒的日子——在這個沒有電子郵件沒有電話手機甚至連電報都沒有的時代,明蘭全程體驗了一遍丈夫遠遊後做妻子的心情變化過程。
夫人上門來哭訴致歉時,明蘭已能很淡定的安撫微笑了。
「妹子,真對不住妳。」段夫人面色蒼白,眼泡紅腫,「他大哥如今在苗疆,音信不通,二弟又出了這檔子事,家裡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連累顧都督了。」
明蘭按捺住腹誹,其實她這會兒也是音信不通,顧廷燁這趟差事的水很深,手段要半明半暗、半真半假,偌大的兩淮地界,近十處衛所軍營,近半百所大小衙門,他想從哪兒下手就從哪兒下手,連走哪條路都別叫人摸透,最好能抽冷子把對手打個措手不及。
攤上這種事,明蘭的抑鬱可想而知,不過目前,她也只能擺出笑臉來,嘴上抹蜜糖般:「姐姐說的什麼話。段二將軍又不是出門遊山玩水去的,也是替皇上辦差,這才著了小人的道。侯爺奉命前去,不單為了兄弟情義,還有朝堂大事呢。」
夫人拭著眼角的淚水,滿心感激:「妹妹莫要寬慰我了,都督的良苦用心,我便是個婦道人家,也是懂的。這差事若是叫旁人辦了,興許也能完滿,可我家二弟的前程和名聲就未必有人理睬了。只有咱們這幫老兄弟才會顧著情分,好歹拉一把不是。」
明蘭暗道夫人果然是望族出來的,看得這麼明白,當下笑得愈發可親;剛送走淒風苦雨的夫人,忽見丹橘掀緋鮫紗簾進來,面色暗沉:「夫人,康姨媽來了,在太夫人那兒,請夫人過去一敘。」明蘭一愣。
鑑於太夫人種種不可告人的念頭,她其實很難在外頭找到情投意合的聊友。想抱怨顧廷燁吧,動機太明顯,想說明蘭的不是吧,偏這可恨的在外頭裝得柔弱老實。人家一打趣,她就臉紅羞澀,乖順溫文的活像剛從閨閣裡出來的小女兒,迅速博得中老年貴婦們的一致好評。說她狡猾精明,相信的人不超過一個手掌,還都是太夫人的死交情和親戚。
於是乎,在結識了康姨媽後,二人越說越投機,友情迅速升溫,真可謂傾蓋如故;刨除她們的說壞話的對象是自己,這點讓人稍不愉快外,明蘭私以為,她們對自己的評價比之外頭不明真相的群眾,還是相對貼切的。
「夫人,您身子重,我這就去回了。」丹橘壓低聲音,在盛府時她不止一次目睹康姨媽仗勢給明蘭排頭吃。明蘭搖搖頭:「這是姨媽頭一回上門,我得去。」想了想,又吩咐丹橘,「老規矩。」丹橘終於露出笑臉:「知道,但見夫人將碗蓋扣桌上,便會發動的。」
明蘭很滿意的笑了。
時隔半年,再見康姨媽,卻見她一身寶藍色亮新綢描銀纏枝刻絲褙子,頭梳一個圓髻,綰了一對金絲翠玉扁方,腕上掛朱紅香珠一串,顯是刻意打扮過的,卻依舊顯蒼老許多。她一見明蘭,頓時露出一個鼻孔笑嘴角不笑的表情,轉頭對太夫人道:「都說我這外甥女是個有福氣的,攤上妳這麼個厚道的婆婆,果道如此。瞧她這氣色,都能掐出水來了。」
太夫人心裡別提多舒暢了,眼角的皺紋都揚成了飛仙狀。明蘭笑笑,故意作出一副走動艱難的樣子,挺著大肚子朝她們倆福了福,然後逕自坐下。還未待太夫人開口,康姨媽又發作了,她沉下臉色,斥道:「長輩還沒說呢,妳就這麼坐下了麼。」
明蘭在太師椅上調整坐姿,故作驚訝:「姨媽不叫我坐麼?」說著又撫了撫肚皮。
康姨媽一噎,大聲道:「那也得待長輩說了,妳才能坐。」她一臉鄙夷的看明蘭,「什麼規矩!妳祖母就是這般教養妳的麼!才出閣多少日子,這就忘了我妹子素日對妳的教導?」
時至今日,明蘭不覺得自己還有必要忍耐這個神經病,當下也沉了臉色道:「姨媽慎言。我是小輩,姨媽教訓也就罷了,可我祖母卻是太太的婆母,說起來也是姨媽的長輩。姨媽在小輩和親戚面前這般議論長輩,又是什麼規矩?」
康姨媽一口氣上來,大吃一驚,這是明蘭頭一次這麼犀利的反駁她,印象中那個唯唯諾諾的庶女竟敢這般待她?她當即冷笑道:「果然今日不同往日,攀上高枝了,口氣也不一般了,也敢頂撞長輩了。」
明蘭眉頭一軒,昂然道:「不論高枝低枝,只要我有口氣在,也容不得旁人這般詆毀我祖母。姨媽若是心頭不順,咱們這便去太太跟前說個清楚。」她倒要看看王氏站在哪一邊。
康姨媽捏帕子的手指關節都白了,氣得臉色發紫,明蘭神色自若,自顧自的撥著茶碗裡的茶葉,太夫人一見情勢不妙,趕緊出來打圓場:「成了成了,妳們姨甥倆一人少說一句。明蘭也是,妳姨母素是刀子嘴豆腐心,妳還不知道麼,置什麼氣。」
明蘭看看她,悠悠道:「我還真不知道。」
「妳!」康姨媽差點要站起來,太夫人忙過去把她按住,對明蘭道:「好了,少說兩句,妳姨母到底是長輩。」明蘭坐得四平八穩,皮笑肉不笑:「長輩也分個遠近親疏,我自小是祖母跟前大的,倘若由著旁人這般說她而不作聲,我也真是枉為人了。」
這次連太夫人也吃驚了,這一年來,不論明蘭暗地裡如何計算,於面子上她從來都是一團和氣、言語溫和,今日竟這般尖銳,實屬罕見。
這場會面註定不歡而散,明蘭連話都懶得多說了,只冷笑著把茶蓋碗倒扣在海棠木小翅几上,丹橘一陣心領神會,朝身邊的小丫頭使了個眼色,那丫頭轉身輕悄出門,外頭小桃很及時的來報:「常嬤嬤來了,請夫人過去呢。」
明蘭詫異,轉眼去看丹橘:不是這個暗號呀,啥時改了。丹橘比她更驚訝,未等她反應過來,那邊的太夫人正殷勤的向康姨媽解釋:「這位常嬤嬤便是我那白氏姐姐的奶母。」
康姨媽聞言,當即冷哼一聲:「一個奶母罷了,好大的排場。我說妹妹,也是妳太寬了,哪有叫下人這般蹬鼻子上臉的,還叫夫人撂下長輩去見她。」
太夫人面露為難的笑容,什麼也沒說,效果很好。
明蘭神色鎮定,淡淡道:「姨媽有所不知。常嬤嬤也是好人家來的,父親原是秀才,家道中落才在白家當了乳母,始終不曾入過奴籍,何來下人一說。侯爺說了,因為白家如今已沒什麼人走動了,便將這位嬤嬤當自家親長看待的。我如何敢不從。」此刻她真誠感謝顧廷燁的先見之明,早早將常嬤嬤的身分抬起來,便事事好說了。
「侯爺常說,當初他在外頭最艱難之時,得這位常嬤嬤助益良多、悉心關照,如今想來,真不是親人勝似親人。比之那些面和心不和的親戚,只知占便宜打秋風,這位常嬤嬤實可敬的多了。侯爺吩咐我千萬不可怠慢。」明蘭越說越順嘴,一邊說一邊留意那兩人的臉色。
只見太夫人面上還帶著勉強的笑容,康姨媽臉上就一陣青一陣紅。
「如此,我便先告退了。」
明蘭優雅的站起來,捧著肚皮,扶著丹橘,愉快的離去。出去後,明蘭一問,才知並非小桃亂改暗號,而是常嬤嬤真來了,明蘭頓時笑了。這段日子常嬤嬤常來與明蘭說話解悶,講些市井鄉村的野聞趣事,打發日子倒也不悶。
「明年這會兒,小少爺定然滿地爬了。」常嬤嬤笑咪咪的看著明蘭的肚皮。
「嬤嬤怎麼知道是個兒子?」明蘭揉揉後腰,自顧廷燁走後,這肚皮忽然長得飛快,原本穿得寬鬆些還看不出來,如今已是個典型的大肚婆了。
「夫人是個宜男相,瞧這肚皮尖尖,盆骨又圓圓的,九成九是小子。」
明蘭失笑,半疑惑道:「嬤嬤會看?」
常嬤嬤掂起簍中的針線,得意道:「老婆子看人幾十年了,眼毒著呢。」她微微側頭,似想起了往事,半炫耀半悵然道:「那時家裡頭難,吃了上頓沒下頓,頭裡幾個都沒保住,我連穩婆都做過。一直待進了白府,奶上了大姐兒,老太爺出手闊綽,家裡日子才好過。說起來,年兒他爹能讀書也是虧了白老太爺。唉,一轉眼,兩個都……」提起這些,她不免黯然。
明蘭去握常嬤嬤的手,溫和道:「難為嬤嬤了,這麼多年風風雨雨都過來了。老天有眼,以後苦盡甘來,嬤嬤定有享不盡的福氣。」常嬤嬤本就是個大咧咧的性子,聞言倏然開朗,明蘭又道:「嬤嬤年紀大了,還常來瞧我,真是辛苦了。」
常嬤嬤擺手道:「哪裡的事。別說燁哥兒走前吩咐過的,便是沒有,我也要常來的。再說了,如今燕子也嫁人了,年兒又忙著讀書上學,家裡清閒的很;還能蹭頓飯吃。」
「年哥兒最近讀書可好?」
「好、好,都好。」常嬤嬤眉開眼笑,「先生好,學問淵博,同窗也好,尤其是夫人娘家的長棟少爺,待人極好,這麼個金貴人,一點架子都沒有。一回還來我家吃過飯呢。」
明蘭笑道:「我兩位哥哥都成家立業了,四弟在家也是寂寞,有年哥兒這麼個年齡相當的好友,一道讀書上進,再好不過了。」說著,兩人一齊笑起來。
常嬤嬤摸爬滾打幾十年,冷暖世情見識不少,叫人捧過,也嘗過白眼,最是潑辣明白的,與她說話十分痛快;因如今風平浪靜,常嬤嬤始終一副和氣模樣,叫明蘭險些忘了她輝煌的戰績。很快,見識的機會到了。
隨著康姨媽頻繁上門和太夫人聯絡感情,常嬤嬤漸也聽到風聲,夏荷更私下透露「那康夫人好生令人厭煩,動輒叫我們夫人去作陪,夫人推脫了幾次,太夫人那邊便言語不好聽了」云云。常嬤嬤一聽,便留了心眼。那日,康姨媽前腳上門,後腳常嬤嬤就風急火急的來了。
明蘭剛把向嬤嬤打發了,康姨媽足足在嘉禧居磨嘰了小半個時辰,話裡話外都透著要脅之意,明蘭全然不去睬她,所謂的賢良名聲跟自己的身體健康相比,根本不值一根毛。
常嬤嬤知道後,二話不說,直奔萱芷園。
康姨媽見了常嬤嬤,劈頭便是一陣冷言冷語,常嬤嬤也不氣惱,客客氣氣道:「老婆子以老賣老,替夫人道個不是了。實則是夫人身子重,不好時常挪動,想來兩位都是長輩,也不會這般不體恤的。」康姨媽冷笑連連,「敢情天底下只她一個生孩子的,仗著肚裡有貨,托大拿喬,不敬長輩……」
她話還沒說完,常嬤嬤當場把一旁茶几上的果碟掃在地上,豎起眉毛,對著康姨媽滿臉橫肉,聲如銅鈴,直震得屋頂發嗡。
「哈,長輩,哪門子的長輩!我敬妳是夫人的娘家人,才敬妳一聲姨太太,還真把自己個兒當碟菜了!睜大妳的眼,仔細打量打量,這家人姓顧!親家姓盛!妳康家是盛家的連襟親,跟咱們顧家更是轉了幾個彎兒的親!來這裡充什麼長輩!」
太夫人目瞪口呆,有心想喝止,常嬤嬤的言辭卻如潑天大雨般來,叫人插不上口。
常嬤嬤驟然撒潑,兩旁的丫鬟婆子都驚呆了,只見她站在廳堂門口,叉腰大罵道:「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如今裡外誰人不知夫人有著身孕,便是親家老太太太太都不大來打擾夫人養胎。如今倒好,來了個不知狗頭嘴臉的姨媽,三天兩頭來擺架子充老大!我呸,要是咱們侯爺的骨肉有個好歹,妳那三兩重的骨頭賠得起麼?」
康姨媽打出娘胎還沒被人這麼辱罵過,直氣得渾身發抖,幾乎癱軟在椅子上;太夫人終於換過氣來,大聲道:「妳胡說什麼!妳們都是死人哪,還不快把人拉出去!」
常嬤嬤罵完這些,也不等人來拉,逕自出了門,站在外頭庭院,拿出當年在豬肉攤上吆喝的嗓門,嚷嚷道:「……什麼東西!自家死了人哪,奔喪都沒這麼勤快,沒半分大夫人的模樣,三天兩頭往這家跑,不知道還當是多近的親戚,別是來打秋風的罷!」
她大搖大擺的往外走,兩旁僕從因事先未得太夫人的指令,又礙著顧廷燁的威風,不敢當真去推搡常嬤嬤,只由得她一路走一路破口大罵,越罵越擊中要害。
「……滿天下去問問,哪個體面人家,會讓七、八個月的大肚婆整日來回跑的!有人倒好,還蹬鼻子上臉了,更有那裝傻充楞的。怎麼的?打量著侯爺若是無後,能便宜了誰不成!」
出了萱芷園,多事看好戲的人,一路上指點說閒話外加輕聲譏諷的,常嬤嬤見人多,便愈發使性,跳著腳指著萱芷園的方向,口沫橫飛大罵:「……我告訴那起子黑了心肝的東西,我那燁哥兒沒遂了你們的心願,如今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她是個明白人,明蘭把澄園內外管得頭頭是道,她便不再插手半分。顧廷燁這次出門,她自知他的顧忌,只在明蘭不方便出手時,裝瘋賣傻,以老賣老一番便是。
聲音遠遠傳出,朱氏在屋裡輕輕哄著小女兒睡覺,屋裡的丫鬟婆子俱是噤聲,不敢言語;邵氏在屋裡焦躁難安,走來走去,嫻姐兒走進來,示意丫鬟把門關上。
「娘,咱們下盤棋罷。」女孩拉著母親坐下,輕聲道:「外面的事,跟咱們沒關係。」
康姨媽氣得癱軟,幾乎叫人扶著出去的,她這輩子還沒在外頭這般丟人現眼過,好一頓雞飛狗跳的鬧騰,常嬤嬤老當益壯,中氣十足,從萱芷園吼到澄園,一路上引無數圍觀群眾,只差連忙活修葺工程的泥瓦匠都引來了。
饒明蘭早有耳聞,此次也被這般戰鬥力給驚呆了。
咽下驚訝,吞下口水,當晚吃飽喝足後,她悠閒的散著步去給太夫人賠罪,連聲道「常嬤嬤脾氣不好,請多擔待,待侯爺回來,一定叫侯爺去責備」(言下之意,現在是不好責備的),還一臉真誠的表示「常嬤嬤年老糊塗了,滿府裡誰不知道您是最寬厚仁善的,那些汙糟話您千萬別往心裡去呀」。
不到半天工夫,侯府內外就滿是風言風語,很多事情不喝破則已,一旦喝破便是全然沒臉了。太夫人直氣得一佛升天,她只想釣兩條小魚消遣,誰知卻引來一條大白鯊。被罵了還白罵,她這輩子都沒這麼抑鬱過!
屋漏偏逢連夜雨,沒過兩日,廷燦哭哭啼啼的回娘家了,她一頭栽進太夫人的懷裡,連哭帶罵的指著丈夫不好。
「……一開始還裝模作樣,房裡原有的那幾個,我當沒見著,也忍下了。如今愈發不成樣子了,連我身邊的丫頭也摸上了。被我撞破,卻說只是在教她寫字畫畫!」廷燦又哭鬧又跺腳,全然沒了以往那份清高,「我說了他兩句,他卻來哄我什麼『名士自風流』,我呸,他算什麼名士,讀了半瓶醋的書,聯出來的詩句還沒我工整呢!沒法在我面前充才子的款兒,便去教小丫頭歪詩豔曲。哼!這份貨色,便是入朝拜官,也是嫉賢妒能的料!」
太夫人胸口發疼,只堵得欲裂開一般,大聲責罵道:「小姑奶奶,這個時候妳就別添亂了!早跟妳說了,嫁了人後少擺弄妳那些學問,詩啊詞啊的,若是姑爺有性,便湊個趣,添些閨房之樂,妳倒好,還炫耀上了!哪個男人不好個面子,妳還削他面子!妳、妳……妳讓我怎麼辦?妳當還在做姑娘呢,事事由著妳來。男人摸幾個丫頭,當得什麼事!」
「咱們夫妻吵嘴,只是屋裡的事。誰知婆婆吃飽了撐的,送了兩個丫頭過來,如今、如今……」廷燦哭得厲害,不依不饒的撲著太夫人的袖子搖晃:「我不依我不依,娘妳給我想想轍罷。娘,妳去替我說說、替我說說!」
凡是有利必有弊,嫁入公主府,雖不必再仰顧廷燁鼻息,卻也不能替女兒去撐腰了,太夫人不由得長長嘆氣,「妳那婆婆是公主,是皇室貴胄。只有她說人的,哪有人說她的!」
看女兒哭得可憐,她一陣腦袋發暈,嘴上自然就出來了,「我早跟妳說過,男人要哄著來,妳看妳二嫂,哄得妳二哥野馬般的性子跟繞指柔般。妳只要把姑爺籠住了,看你們夫妻和睦,公主也不會如何的呀。」
好說歹說,絮叨了半天,支了不少招數,看著女兒垮下的肩頭,楚楚可憐的出了門,太夫人怔怔的坐倒在羅漢床,半晌無語。過了好一會兒,向嬤嬤才端著熱茶盅上來,輕聲寬慰道:「您且寬寬心,少年夫妻,哪個不吵嘴的,床頭吵架床尾和,回頭他們自己就好了。」
滿室昏暗,太夫人看著一燈如豆,神色倏然變得鐵硬,森森道:「妳也看見了,若再這麼下去,我這一兒一女只有看人臉色的份。時至如今,不動手也不成了。」
向嬤嬤輕輕嘆了口氣:「您可都想好了。若是成也就罷了,若是不成,您的名聲、您的臉面,那可全都完了。」
太夫人笑得苦澀陰冷:「什麼名聲、臉面,那都是虛的。何況,我如今的名聲又能好到哪裡去。我若什麼都不做,將來的日子,我不猜也知道。不過是在人屋簷下討口飯吃,看那盛明蘭的臉色過日子罷了。可我咽不下這口氣,我這大半輩子,不能這麼白活了。」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海棠依舊 卷六》

得獎紀錄

延伸閱讀
最近瀏覽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六 嫣然一笑新妝就,春園海棠花獨妍
 
相關推薦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一 故園今日海棠開,只有名花苦幽獨
穿越成了家族中最弱勢的幼小庶女, 看明蘭如何從谷底攀升,創造美滿人生!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二 一從梅粉褪殘妝,塗抹新紅上海棠
再怎麼捨不得,當年嬌嫩的小胖娃, 如今也必須拿主意管事兒,自己面對人生的風雨了……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三 海棠不惜胭脂色,不待金屋薦華堂
女怕嫁錯郎,三個蘭及笄後開始忙著議婚;在精挑細選、多方盤算下,明蘭卻被意想不到的人求婚了!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四 淡極始知花更豔,一片春心向海棠
一入侯門深似海!剛嫁入顧家,寧遠侯府的親戚就個個不省心, 看來這都督夫人的位子可不好坐啊!
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卷五 直令桃李能言語,何似多情睡海棠
既受得下富貴尊榮,就得熬得住麻煩。 明蘭面臨當家主母的考驗!
 

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 513 巷 33 號 8 樓( 遠東貝塔大樓 )
Tel : 02-87971234   Fax : 02-87971688   客服信箱 : diy@suncolor.com.tw
Copyright © 2009 SUN COLOR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