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來說,世界經濟、政治和軍事強權間的關係十分明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全球只有兩大超級強權,分別為美國和蘇聯。這兩大強權瘋狂進行﹁冷戰﹂,而其他國家則被迫選邊站。二次戰後日本崛起,成為全世界最富裕的國家,只是這無法讓日本順勢轉變為政治、外交或軍事上的強權。

柏林圍牆於一九八九年倒塌,蘇聯也於一九九一年解體,這兩件事均大幅改變此一光景。在二十一世紀開始時,美國雖仍為全球的老大哥,主持世界秩序的各大聯盟都以它馬首是瞻,但該國卻目睹自己的勢力在各方面都有江河日下之勢。相反的,其他國家正日益茁壯,新的經濟秩序也在全球各地隱然成形,這些都會顛覆現有的權力平衡。

長期冬眠的中國大陸如今終於雄心復甦,而這也為上述態勢提供了部分動能。就歷史的角度來看,原為超級強權的中國曾隨著時日而一再喪失此一地位。孟西士 認為,美國和澳洲是中國人在一四二一年發現的,但卻從未一味地想要殖民這兩個大陸。但如果中國人這麼做了,那世界局勢一定會大不相同。拿破崙曾說中國是個沈睡的巨人,如今這個巨人正在甦醒中。

《孤單的美國》(America Alone)一書作者馬克•史登(Mark Steyn)曾指出,到了本世紀末,美國將會是西方自由社會的唯一強權,而歐洲則不會以我們現在所知道的這種形式存在。好幾十年的和平和繁榮會讓歐洲這個大陸變得懶散、虛弱,而且呈﹁熟透﹂的狀態,隨時會被新興強權摘走。

在這個世紀裡,會形成以下的十二個群體,並成為維持經濟世界新秩序的十二根支柱:
1.七個經濟聯盟
2.六個超級強權
3.「小虎區」
4.正反兩股力量拉扯的地區
5.失落的地區
6.治理全球的機構
7.和平的網絡和大遷徙
8.憤怒的網絡和族群
9.宗教及道德團體
10.跨國公司
11.科技產業
12.(……準備嚇出一身冷汗吧)

1.七個經濟聯盟
七個聯盟中的第一個便是歐盟,它創立於一九五一年,是個由民族國家所組成的志願性同盟組織,目前有二十七個會員國。

歐盟是在一套適用於所有會員國的標準化法律體系下,所組成的單一市場,保證境內人員、財貨、服務和資本的自由流通。它維持著一套共同的貿易政策、農漁業政策,以及一套區域性發展政策,十五個會員採用共同的貨幣,也就是歐元。在二十一世紀初,從經濟的角度來看歐盟的運作十分成功,在人口幾近五億下,二○○七年所產生的名目國內生產毛額約佔全世界的百分之三十,金額達六點六兆美元。

在各個會員國對許多對外政策議題均缺乏共識下,歐盟的外交政策顯得優柔寡斷。不過它在司法和內政事務上卻取得長足的進展,包括廢除護照查驗,使得人民可以自由地從某個會員國,至另一個會員國從事差旅。

歐盟的運作混合了「政府間主義」和「超國家主義」,在特定的領域裡,它依賴會員國之間所達成的共識,但同時也是一個地位超越國家的實體,可以在不經會員國的同意下做出決策。儘管它有缺失,但仍瑕不掩瑜,所以如今全世界有許多地區都在複製歐盟的模式。簡言之,這個聯盟不僅提供了經濟上的優勢,而且還具有促使過去競爭對手如今在經濟上互相依存的有利條件,也因此各會員國再也沒有興趣彼此挑釁了。歐盟的成功讓許多地區紛紛起而效尤,如倡議中的「亞盟」(Asian Union)便大力整合區域的宿敵如巴基斯坦和印度等,這可證實,對於亞洲的和平而言,這才堪稱為最具永續性的投資,更何況和平的環境有利於企業的經營。

根據歐盟模式而發展出的現有及潛在貿易同盟共有下面幾個案例:
(1)北美地區於一九九四年成立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它是個在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間所建立的貿易聯盟。
(2)南美目前共有三個貿易聯盟, 它們分別為加勒比海地區的加勒比海共同體 (CARICOM),以及在南美洲大陸地區的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和南美國家聯盟(UNASUR)。預期未來這三個聯盟會合併為單一的南美貿易聯盟(South American trade bloc)。
(3)預計俄羅斯和高加索(Caucasus)會組成一個新的聯盟,就讓我們叫它克里姆林貿易聯盟(Kremlin+)吧!
在北非和中東地區我們或許會看到如下的兩個聯盟:
(4)就把其中居少數的那個叫做奧圖曼同盟(Ottoman Union),成員包括土耳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以色列。
(5)至於較多數的伊斯蘭聯盟則可名之為回教教法同盟(Sharia Union),可讓中東地區各個回教基本教義派的勢力來個大一統。
(6)在亞洲地區計有像是東協(Asean)、南亞地區合作協會(Saarc)、亞太經合會(Apec), 以及其他的現存組織, 預期日後它們會合併為單一的亞洲貿易聯盟(Asian+)。

2.六個超級強權 
高盛集團曾想像未來會有六大超級強權出現,它們分別為美國、日本,以及所謂的「金磚四國」(BRIC countries),亦即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大陸。

俄羅斯會是其中最小的超級強權。從經濟的層面來說,俄羅斯的經濟幾乎完全仰賴石油和天然氣,可謂極端地往一方傾斜。而且俄羅斯的出口國也希望,他們能逐日減少對該國獨裁政權的依賴,更遑論俄羅斯目前正面臨人口銳減的問題。不過話雖如此,該國石油和天然氣的儲量仍十分驚人,使得在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它們都能提供令人眼紅的收入─大部分要拜連結於歐盟、中國大陸、日本和印度的輸送管線所賜。

二○○七年,俄羅斯的一艘潛艇把一面國旗植入北極海的海底,聲稱北極有極大部分是俄疆域在地理上的自然延伸。這是包括美國在內的大多數其他國家極力否認的一件事。大家都知道北極不僅冰帽漸融,而且天然資源豐富,極具開發潛力,其中又以石油和天然氣為甚。

根據高盛集團所做的同一項研究顯示,到了二○三二年,印度會躍居超級強權排名榜中第三名的位置,一舉取代日本。在這之前的二○一六年,中國大陸即奪取第二名的寶座,僅次於美國,到了二○二五年,或許更會超越美國。

事實上,這沒有一絲讓人意外之處,約在一八○○年左右,中國的經濟即佔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另一個和強權密不可分的因素,便是中國的人口數。他們深切明白這點,也會在世界的舞台上展現出更具優勢性的行事作風。目前我們便看到中國允諾給予非洲各項技術和財務上的援助,以展現他們在非洲的強大支配力量。

根據《詹氏防衛週刊》(Jane's Defense Weekly)的資料,到了二○九○年,中國也可能在軍事領域上凌駕美國,只不過在那時候,中國還似乎不具有任何重大的軍事野心。根據美國趨勢觀察家奈斯比(John Naisbitt)的論點,中國軍隊的特色,便是擁有企業家精神,比方說他們的軍事人員涉入各種企業的經營,擁有自己的公司行號,而且已經形成中國最大的跨國企業。以軍事的眼光來說,印度在許多事情上都與中國大相逕庭,它與回教近鄰巴基斯坦的齟齬已長達好幾十年,因此在二十一世紀剛開始時,印度軍隊已成為亞洲規模最大且經驗最豐富的勁旅,進而使印度這國家擁有對付恐怖主義的最佳配備。

二○○三年,巴西在歷經一番改弦更張後,已在全球經濟中排名第十五位。巴西的原物料豐富,而且都是其他國家所急欲擁有的。除此之外,巴西還是日本人在海外的最大集中地,以及德國人在海外的最大集中地。這兩個族群都大大刺激了該國的經濟發展,稱他們為產業的重要支柱並不為過。

儘管巴西是全球第八大武器出口國,且捲入了許多國際問題,但大家仍視巴西為無害的足球選手和超愛參加派對的樂天派,而他們也十分珍視此一形象。此外,在形式和政治上的經略下,巴西始終都能置身於重大的衝突之外,使得他們在未來也能維持此一形象於不墜。巴西之所以在這方面如此成功,乃是由於他們能有效利用國內的水資源和如生質柴油之類的其他能源,甚至最近還在南美洲的自家後院取得豐富的石油。

高盛集團的研究預期,往後的十五年會有大量來自於巴西的東西出現。比方二○○七年,他們便在沿海地區發現儲量十分驚人的油田,這會使得他們的未來更加光明。

幾十年來日本始終是全球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之一,在未來的幾十年間也勢必會維持此一地位。儘管日趨高齡化的人口讓他們付出不少代價,但如今仍是全球最圓熟而老練的國家,因此,高盛集團和金融界的其他意見領袖,都預期日本會繼續保有全球經濟的前六強地位。

凡此都應歸功於日本的高度工業化能力和一腳跨入機器人的舞台,在全球各個地方生產商品(如日本汽車也在美國、中國大陸和歐洲進行製造),持續的創新(就像他們在機器人領域的發展,以及他們的工作倫理和道德。當然經濟力量會受形勢改變的支配,好比說日趨高齡化的人口結構會促使休閒產業成長。但日本仍然為亞洲的一個重要強權,與俄羅斯和中國大陸一直維持著緊密的合作關係(雖然偶有國家主義上的爭端)。甚至日本還會把工作外包給二次大戰時所佔領的部分中國地區,因為那兒的人仍會說日語。

還不到十年之前,在《財星雜誌》(Fortune)所列的全球五百大企業中,只有一家印度公司與一家俄羅斯公司上榜,如今在二○○八年的前五百大企業中,則有七家印度公司以及五家俄羅斯的公司入列。與此同時,中國則有二十幾家企業榜上有名。雖然這些數字仍遠低於美國和日本(分別有一百五十三家及六十四家入榜),但已和法國、德國及英國相去不遠(分別為三十九家、三十七家以及三十四家)。想想看在這二十九家中國企業中,便有五家是二○○七年起才入榜的,這顯示該國企業正在迅速發展中。《財星雜誌》曾談到「權力的移轉」,我們也在其他的領域中觀察到這種權力移轉的現象,二○○八年七月,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貿易談判陷於停頓,大家都認為羽翼已豐而成為經濟強權的印度和中國,決定挺身捍衛自己的利益,不願稍做讓步。所以,雖然各國均已就原則問題達成協議,但印度和中國仍逕自大談細節部分,內容絕大多數都牴觸美國的意願,這在很大程度上凸顯出中、印兩國的新姿態。

3.「小虎區」
此外還有些較小的地區擁有堅實的經濟基礎,以及效率十足的人才管理。然而他們雖然企圖心旺盛,把國家治理得很上軌道,人民滿懷信心且物阜民豐,但卻只由於國家太小而無法扮演起超強的角色。當然,問題是他們將來會往什麼方向前進。這些被稱為「小虎」的地方可能是獨立自主的小國,抑或是某國家的境內區域,前者包括瑞士、新加坡、智利、台灣、越南、南韓和加拿大等都是,後者則涵蓋德國的巴伐利亞地區、中國的南方、印度的旁遮普省(Punjab)和馬哈拉希特拉省(Maharashtra),以及巴西的南方。

4.正反兩股力量拉扯的地區
某些區域、國家和城市有其薄弱的領域,但也有其強項。在絕大多數的大都會裡,我們已發現一些富裕的區段擁有高技術的人力在那兒生活和工作,而且預期會在日後變得更加富裕。

這些技術會讓他們賺得更多的錢,以進行消費和投資。此外,他們大都沒有偏見,崇尚自由的生活型態,喜愛全球化的腳步和科技。因此對他們來說,多元文化主義正是使其生命豐盈的一種自然法則。

不過在這些地區中,也同時隱藏了一大群職場的失意者,我們可以管他們叫做「全球化運動下的失敗者」,由於缺乏相關的技術以因應新的世界秩序,使得這些憤怒的族群日益貧窮,而且科技的發展也讓他們找不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