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請你幫我殺了他
作者:瑪莉亞.恩尼斯坦 
出版社:三采文化
定價:320
79折特價:253
她站在大樹下,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但這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隨著天色漸暗,某種意念、一個無法說出口的祕密不斷在她心中盤旋。她靜靜地看著手錶,五分鐘,十五分鐘,二十分鐘,一小時,一天,一輩子,一個世紀。

原先她絲毫沒有要謀害漢斯•卡爾斯登的念頭,但是這幾天來,她不斷思考著她聽到與看到的事實,最後她終於下定決心,要讓一段維持了數十年荒謬、可笑的生活畫上句點,讓它永遠消失在宇宙裡。跟歷史上所有發生過的事相比,它只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插曲。當然,要做出這個決定不是件簡單的事。她曾經猶豫,也曾經退縮。不,她告訴自己,不要忘了艾莉莎‧卡爾斯登那受傷的手指頭。她的耳邊再度響起艾莉莎對丈夫的控訴。可憐的艾莉莎再也無法實現她最大的夢想,無法演奏出一首首動人的生命樂章。要讓一個女人接受這個事實,是多麼殘酷的一件事。

所以,她來到這裡,花了好幾個小時觀察這間屋子,裡頭正上演一齣殘缺的劇碼,男主角就是漢斯.卡爾斯登。她彷彿看見屋頂射出一道紅色光芒,那道邪惡的光芒盤據在夜空中,然而在這整排的獨棟樓房中,卡爾斯登家的窗戶卻顯得比任何一戶人家都還要陰森、昏暗。屋頂的瓦片沉重地壓得整間屋子快喘不過氣,屋子的外牆爬滿了多刺而危險的荊棘。這只是她的臆測。在漆黑的夜空下,她無法確定房子外頭有什麼東西正等著她。她只知道房子裡頭曾經住著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有對相愛的夫妻,他們疼愛他們的孩子,孩子們也深愛著他們的父母親;愛像溫暖的漩渦般,緊緊包覆這間屋子裡所有的人。也許她錯了,也許這間屋子仍然一如往昔,有光、有愛、有溫暖,也許,裡頭仍住著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她不該來這裡,花那麼久的時間躲在這棵大樹下,透過枝葉的縫隙窺伺這間屋子。粗糙的樹皮刺得她全身不舒服。忽然間,她想起了那顆蛋。

小時候,為了趕上學校的校車,她必須在六點鐘準時起床。由於她的父親輪早班,一大清晨便出門了,而她的母親還躺在床上,沉沉地睡著。媽媽總是帶著歉意告訴她,她應該在前一晚準備些「什麼」,讓她第二天早上可以帶到學校當早餐吃。問題是,媽媽口中的「什麼」卻幾乎沒有出現在餐桌上,因為媽媽總是忘了這件事,也從不會記得在早上起床替她準備早餐。

此時的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只能手足無措地站在冰箱前,盯著裡頭的生肉片和培根。糟糕,校車要來了,早餐卻還沒有著落。看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她急得快要哭出來了。突然,她抬頭一看,發現冰箱上層有一盒蛋。她迅速抓起一顆蛋,跳上校車。坐定後,她拿起蛋輕輕往車窗玻璃一敲,啪的一聲,蛋殼裂開了,滑嫩的蛋白流進她的嘴裡,最後一口則是帶點腥味的蛋黃。吃完,她看著黏在手上的碎蛋殼,白白的,有點噁心,彷彿她手裡正一把抓著某個人的皮膚黏膜。剛開始她感覺非常不舒服,但過了一段時日後,她也漸漸習慣這種感覺。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論是晴天或雨天,這顆蛋成為她的救星,是陪她度過每個早晨的好朋友。每天,那個厚厚的紙盒總是放在冰箱同樣的位置,一顆顆白色的蛋按照某種秩序排列在盒子裡。不管她從裡頭拿走了多少顆蛋,每隔幾天盒子總會再度被填滿。

不幸的是,她與這顆蛋的友誼必須在某天畫下句點。終結這段友誼的不是她的父母,也不是她的老師,而是她的同學。她們出賣她,把這件事告訴了老師。下課後,老師把她叫進辦公室,問她是不是沒有好好吃早餐就到學校了?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只好反問是不是同學告訴他的?老師只是堆出和藹的笑容,再次追問她是不是在校車上吃生蛋?最後她只好承認,每天早上只有她一個人起床,沒有人替她準備早餐,她才把冰箱裡的蛋帶到車上吃。她發現這顆蛋是她最好的早餐,可以讓她到中午都不會餓著肚子。她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老師,以為老師會替她保守這個祕密,但是之後發生的慘劇讓她知道自己錯了,她不該這麼信任老師的。她認清了一個事實,權威並不能代表什麼,很多時候,權威者同時扮演著告密者的角色,他們對你抱以虛偽的同情與憐憫,他們自私自利,濫用權力,並懷著幸災樂禍的心情等著看好戲。權威,不過是一個人用來控制別人,好滿足私欲的一種工具。從艾莉莎的身上,她再次看見了這個事實。

當「埃及豔后的梳子」正如火如荼地替艾莉莎的婚姻尋找一個「文明的」解決方式時,她曾經向勞工局詢問漢斯•卡爾斯登從年輕時到退休待過的幾間公司,也打了幾通電話跟他的老板們聊了一下。她發現,凡是跟他共事過的人沒有不痛恨他、厭惡他的。卡爾斯登不僅攻於心計,更喜歡詆毀自己的同事,不知檢討。他還曾經捲入一場桃色糾紛,公司為了維護信譽,私底下付了一大筆錢給那個女人,才沒讓這個醜聞越鬧越大。不久後,他又涉嫌作假帳,鑑於他是公司的股東之一,平常也不太出現在公司裡,才幸運逃過被開除與起訴的命運。

「這個罪孽深重的人。」 這個念頭不斷在她耳邊嗡嗡作響。在這深秋的夜裡,這該死的念頭像一隻擾人的蚊子,在她耳邊跳起一首死亡圓舞曲,分分秒秒,時時刻刻,日日夜夜,一輩子,一個世紀。

再過不久,黎明將至,她無法停下自己的腳步。前方的整排窗戶仍然一片漆黑。她的腳底突然感到一陣冰涼,她必須趕緊換上另一雙鞋。此時,她看到卡爾斯登家的門打開了,一個瘦小的身影走出來,踩著小碎步走到垃圾桶旁,把某樣東西丟進去後轉身走回房裡。儘管四周一片漆黑,她仍然可以確定這個人是艾莉莎,絕對不會錯的。奇怪的是,在她回到屋裡後,竟然沒有把門鎖上。這對一般正常家庭來說絕對非比尋常,但對卡爾斯登家來說,或許沒有任何差別吧。既然家中已經住著一個大壞蛋,門有沒有上鎖,又有什麼差別呢?不論如何,這對她來說都是一個大好機會,或許是老天爺要幫助她,特地替她開了這扇門,指引她走進這間屋子。

她遲疑了一會,然後直接往大門的方向走去 。

(摘自《請你幫我殺了他》 )

巴斯特的耳朵
作者:瑪莉亞.恩尼斯坦 
出版社:三采文化
定價:320

79
折特價:
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