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又一陣疼痛讓我如同置身火焰,在現實與幻覺之間徘徊掙扎之後,我漸漸從昏迷中醒來,左邊的肩膀火辣辣地疼,朦朧的視線堙A出現了一個男人,然後,耳邊是一聲脆響「撕拉!」他正撕扯著我的衣衫,我立時驚醒,舉起了手向那男人揮去,可是那手卻是如此無力。

男人輕鬆地扣住了我的手,很溫柔,很輕:「夫人,妳打我可以,但是妳的傷口若再不處理,就會危及性命!」他的語氣是不容人反抗的威嚴,我勉強看清了面前的男子,他的神情認真而執著,估計我不同意他也照做。

我想,我多半是穿越了,不然肩膀的傷不會痛得如此刻骨銘心。目光掃過四周,卻是一間破廟,很簡陋,掛滿蛛網的破廟。

「夫人,說點什麼,這樣可以減輕妳的痛苦。」

「說點什麼??好??」只覺得喉嚨發乾,很難受:「你為什麼叫我夫人?難道??你是我的??」這裡是古代吧,古代老公叫??對了:「夫君?」

男人錯愕地撇回臉看著我,眼裡同時帶出了疑惑:「夫人,難道妳連我都不認識了嗎?」

我看著他,看得很仔細,不濃不淡的眉,簡單的眼睛,有著雙眼皮,挺直的鼻梁,不厚不薄的唇,很乾淨,很清爽的一張臉,讓我很舒服:「這裡是哪兒?你是誰?我又是誰?我好像??一切都想不起來了??」就裝失憶吧,王牌!

「夫人!妳當真都不記得了?妳是當朝的護國夫人啊。」

「護國??夫人???」我的輕喃讓面前的男子皺起了眉,他的眼底帶起了深深的憂慮:「我是南宮秋玥啊。」

 我忍不住問:「你們??到底是誰?」

「我們是妳的夫啊!」南宮秋玥近乎焦急地大喊了一聲,我愕然!如同被晴空霹靂擊中一般渾身僵硬得無法動彈,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激動,我的嘴唇開始顫抖:「你、你、你們?!三個,是我的夫?!」我幾乎感覺到自己的聲音都變成了怪腔。

南宮秋玥認真地點點頭:「沒錯!我南宮秋玥,還有現在在廟外守衛的楚翊和后弦都是您的夫!」

「三個!三個!天哪,我怎麼有三個丈夫!」

「不,夫人,您有三夫四侍,一共是七個夫郎!」

「七個!七個!!七個!!!」眼前一黑,我徹底暈了過去,這刺激,對於我來說實在太大了!

******************************************************************************************************************************************************************

昏昏沉沉睡了幾天後,再次醒來床上卻坐了一個小孩。

面前的小屁孩五六歲的年紀,有著一張超可愛的包子臉,黑黑的眼睛又大又亮,眉心一點朱砂,肥肥的臉蛋紅撲撲,看著就想咬一口。

 誰?莫非是風清雅的兒子?他真的好可愛,管他呢,先抱過來玩玩。

「兒啊——」我將這小孩一把抱在懷裡就開始蹭他的臉蛋。好軟,好軟,就像我以前的那只趴趴熊。

妳、妳給我住手!」小屁孩的聲音是完美的童聲,不過卻帶著寒意:「住手!」小屁孩太不乖了,在我懷裡扭來扭去,還打我的臉,真是不乖,不過看在你這麼可愛的份上就原諒你。

「好了、好了,乖啦,告訴娘親,你是娘親跟??呃??哪一個生的?」這女人真牛X,居然娶那麼多老公,可是,這樣生出來的東西不就搞不清原產地?難道就靠眉眼來分辨?

我重新拉出小屁孩,想從他的眉眼間找出點蛛絲馬跡。小屁孩眉角直抽,閉著眼睛不說話,似乎很生氣。

「欸?寶貝,你怎麼不開心了?」

「妳!這個──白癡!」忽然,小屁孩甩手點向我的鼻尖就是一聲厲喝。

我愕然,被他這種完全不屬於六歲小孩的氣勢所威懾。

「我是妳的四侍重九天!」

「重九天?」我放開他,一時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四侍?」

「沒錯,最小的侍郎!」

「這麼小!」我驚呼:「這麼沒人性的事情也做得出來!

「妳說誰沒人性!」意外地,小九小朋友生氣了,包子臉脹得通紅。他似乎忍了又忍,忍了再忍,才恢復了一點冷靜,但依舊是一副我欠了他錢的表情:「妳!」他又指著我的鼻尖,「到底是誰?!」

「欸?」有意思,別人都以為我失憶,除了小若對我略有懷疑,但這小子卻是直接質疑我的身分,我挑了挑眉,邪邪而笑:「我是風清雅!」

「撒謊!」小屁孩站了起來,踩在我的錦被上,小屁孩走了過來,揪住我的衣領:「說!妳到底是誰?怎麼進入風清雅的身體?到底什麼目的?說!」

我眼睛瞇了又瞇,這小屁孩不簡單啊,他又到底是誰?為何能表現出一個成年人的成熟,聽說我回家之前,他還躺在床上生病,而我一回來他就醒了,他??難道??

我笑了,笑得有點無賴:「我不是風清雅,難道你才是風清雅?」

一道詫異的目光滑過他的眼底,很快,不易察覺,但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哎呀!頭痛啊頭痛!」我捂住了腦袋,直擺手:「不行了、不行了,我頭好痛,我先睡一會兒,你自便。」  

躺下,閉眼,睡覺!

「妳!」小屁孩的聲音怒不可遏:「妳給我起來說清楚!妳到底說不說!」

「呼??呼??」

「妳!妳!好!很好!」

「呼??呼??」

「哼!來日方長!咱們走著瞧!」

「呼??呼??」

*******************************************************************************************************************************************************************

屋外陽光明媚,藍天白雲,鳥語花香,唉,我真是笨,躲在房間婺豸偵繶f呢?結果一廢柴就錯過了這麼多天的明媚春光,決定帶著小九小朋友去洗澡。

「夫人──」突然,一聲嬌滴滴的呼喊從右前方而來,桃紅柳綠之間,正跑來一個同樣桃紅柳綠的人,那人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在尚未看清他的容貌前,我先看見了他那雙丹鳳眼,那雙和李X基一模一樣妖媚的眼睛。

身體忽然被人擁緊,我聞到了一陣豔香,桃紅柳綠的男人就在眼前,正緊緊地抱著我。哇,帥哥,我可十天沒洗澡了,你這樣抱著我,你好有勇氣的說。

你先前一天都不來看我,可別以為今日你這麼激動地擁抱我,我就會以為你愛這個女人有多深。

「夫人──妳終於好了,珊珊再次來遲,沒有及時來看望夫人哪。」

「珊珊?」我挑眉,男人已經迅速放開了我,在離開的那一??那,我捕捉到了他臉上的一絲嫌惡,我笑了:「哦──珊珊啊。」

妖男點了點頭,眼裡含著熱淚,我立刻道:「不認識,你誰啊?」

妖男張大了嘴,一臉的震驚。

「他是妳的三侍──淳于珊珊。」小九沉沉地解釋著,春光明媚之下,我看見淳于珊珊的臉色變得悲傷,一種做作的悲傷:「原來夫人,夫人真的忘記珊珊了。」

我故作心疼地摸著他的頭,像摸小貓小狗一樣摸著他的頭:「現在我不是又知道你是珊珊了?不過,你一個大男人取這麼女性化的名字做什麼?是因為你長得像女孩嗎?」

淳于仰起臉,眼角還掛著淚,好一副梨花帶淚。

「呃??我現在要去洗澡,要不要一起培養一下感情?」

淳于珊珊大愕,立刻用袍袖輕拭眼淚:「夫人康復的好消息,大家都不知道,珊珊這就去通知眾人,為夫人的康復慶祝一番。」

「去吧去吧。」我也不留他。

「珊珊告退。」

看著淳于的背影,我若有所思,這個院子的男人還真是有趣,今後的日子只怕不會寂寞。

「妳最好離他遠點。」小九冷冷地說著,視線牢牢鎖在那個妖男的身上,我挑挑眉,發現小九說話並不忌諱小若在場,難道小若可以信任?

 我笑了,笑得曖昧而狡猾:「莫不是小九喜歡珊珊?」

「咳咳咳!」不知是被我的話氣到,還是口水咽到,小九立刻咳嗽起來,就在這時,我發現小若的神情變得緊張,似乎想上前卻被小九一個眼神止住。

原來如此??似乎謎底就快揭開了。

哎呀呀,咳得讓人心疼啊。」我抱起了小九給他順氣,但我手上的力度可沒有憐香惜玉,「走走走,還是洗澡去,若是我可愛的小九病了,我可要心疼的,來來來,親一個,麼??」

「咳咳咳!」這回,小九小朋友咳得更加厲害了,包子臉變成了猴屁股。

於是,我隨口道:「風清雅,妳在這小屁孩的身體裡不悶得慌嗎?」

頓時,身邊的小屁孩變得僵硬。

我繼續道:「唉,其實我也不想要妳的身體,七個老公,傷身啊。」

「說!妳到底是誰!」

脖子上忽然架上一把匕首,我立刻道:「我不過是路人靈魂甲,妳到了這個小孩的身體裡,我就這麼巧地到了妳的身體裡,呃? .能不能把匕首拿開點。」我小心翼翼地挪著匕首,「風清雅,這也是妳的身體,難道妳不希望回到這個身體裡?」

小九雙目一凜,脖子上的匕首就撤了回去,我長舒了一口氣,轉著脖子:「呼??其實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何必這麼生分呢。」我親暱地去跟小九勾肩搭背,他憤然拍開我的手,冷冷地看著我:「聽著!在我沒想到怎麼回來之前,妳不准做出任何出軌的行為!」

「呃??請問,您指的出軌行為是什麼?您放心,我絕對不會碰您的老公。」

「他們?他們本來就碰不得!」小九的眼神裡滑過一絲黯淡和無奈,「他們本就不屬於我,呵,或許換個身體也好,我原來不過也是個傀儡。」他苦笑著,面容悽楚得讓人心疼。

「妳??什麼意思?這些男人跟妳莫不是假夫妻?」

「嗯。」

「妳是為別人養這幾個男人?誰?」

小九立時恢復了先前的冷漠:「妳無須知道,記住,妳只是負責看管我的身體!

好跩!不愧是女權也張揚的社會。我換上了諂笑:「那我也要大致知道些情況吧,妳不告訴我原因,萬一我忍不住,妳也知道,妳的老公個個都那麼俊美,萬一我把持不住??」

「妳!」小九瞪著我氣結,我無賴的笑容讓她長長歎了口氣:「罷了,的確要告訴妳,但是妳只要洩露半個字,就算妳穿著我的身體,也照殺!」

我立刻捂住嘴,死命搖頭。

小九垂下眼瞼:「大夫楚翊其實是我姐姐的師兄。

「妳姐姐?誰?」

「當今皇后!」四個字,讓我驚愕。

「楚翊是姐姐安插在我身邊的探子,也是通訊員,我其實一直為姐姐收集她需要的情報,而這個提供情報的人就是二夫南宮秋玥,他們是我們風家養的影族,每一任首領都必須派一個人嫁入我們風家,以便即時提供情報,男的就娶女,女的就娶男。我現 在還不能暴露身分,所以妳必須替我接收和傳遞情報。」我靜靜地聽著,由此看來,這個風家的勢力和體系比我想像中還要龐大。

「三夫遠塵不是他的本名,但妳用不著知道他真實的身分,總之,妳只要知道他在風家只是作為一個人質,他原本已經剃度出家,遠塵是他法號。」

「和尚妳都娶!妳實在太沒人性了!」

「妳住口!妳以為這是我想的嗎?要不是??」

小九立刻收住了口,我嘿嘿笑著:「要不是什麼?」

小九的眼神裡帶出了戒備:「妳好像不像妳表面看上去那麼白癡,或許妳真的可以??」小九又一次頓住,我鬱悶地看著他:「可以什麼?妳這人怎麼說話總是說半句。」

「沒什麼。」他側過臉,做了一個深呼吸,熱騰騰的水氣將他渾身蒸了個通紅,然後,他再一次轉回臉:「大侍郎離歌,是這個世界最美的男人,所以,這個妳絕對不能碰!」

「為什麼?」

「碰他妳就死!」

我眨巴著眼睛,小九的警告不像玩笑,她對我是說一半藏一半,這不能碰自有不能碰的道理,於是,我瞇眼笑了:「看看總可以吧。」

小九聽罷直搖頭:「色迷心竅,無可救藥!」

「食色性也嘛。」

「唉,隨妳,總之妳不能碰。二侍后弦,這個妳要盡量避開,現在妳沒了武功,如果招惹他,很有可能被他倒吃!」

「倒吃!」我摸著下巴沉思,看看小九緊張的臉,「是妳要面子吧?」

小九臉一紅,側過眼眸:「就算是之前,我娶他也是有別的原因,所以我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我,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原來如此,那我不會惹他,那剩下的呢?」

「三侍就是妳剛才看到的淳于珊珊,這個人妳務必小心,他是姐夫安插在我們身邊的人。」

「姐夫?慢著,妳姐姐是皇后,那麼姐夫豈不就是??」我睜圓了眼睛,倒抽著冷氣,難怪那天南宮說淳于進了皇宮。

「沒錯,就是他,當今聖上軒轅逸飛!」

「最後一個,就是這個重九天,他是藩王重九厲最小的兒子,這次婚娶只是政治聯姻,所以妳不必在意,而且,現在重九天也不存在了,往後,妳無論去哪裡,都要帶上我,明白嗎!」

「明白!明白!」

「喂,妳還沒說妳是誰?」小九終於再次想起了我,我人畜無害地笑著:「我?嘿嘿,我就一小人物,路人甲,妳完全可以忽略我,等找到換魂的方法後,我就可以BL一把。」

「BL?」

「呃??你們這裡男人和男人的感情叫什麼?」

「男人和男人?男寵?」小九立時瞪大了眼睛:「妳居然有這種噁心的愛好?」

「呃??」噁心?頂多變態吧,這是每一個同人女都喜歡的事情啊,怎麼到這裡就讓女人這麼難以接受呢。

「妳這個變態的女人,我嚴重警告妳,不能做出不雅和出軌的行為,否則休怪我家法伺候!」小九鐵青著臉,我可以理解她的感受。

現在,她的身體在我的手上,如果我是個老實的女人也就罷了,偏偏我讓她覺得噁心又變態,她自然害怕我會損害她的名聲。哼,風清雅啊風清雅,妳又怎麼管得住我?

*****************************************************

這真是奇怪的世界,奇怪的皇帝。

小九回來的時候,我正坐在院子裡望天發呆。

「妳是不是痛恨妳現在的身分?」小九稚嫩的童音裡卻帶著幾分深沉。

我繼續望天沉默,天河穿過蒼穹,璀璨生輝,無邊無垠。

「從妳醒來開始,妳就得過且過,難得腦子清明也是想著怎麼逃離護國府,擺脫我的身分。妳折磨淳于珊珊,對南宮冷言冷語,從不去查探我的那些丈夫,將所有的事情推到我的身上,浪費著光陰,可見妳的消極。」

心中一痛,側眸,小九的眼裡也帶著痛苦,卻是轉瞬即逝。

「因為我是風清雅?」

「對,因為妳是風清雅。所以妳必須堅強,堅強了才能得到妳想要的生活。」

「那妳得到了嗎?」我輕嘲地笑,小九擰眉斂眸,帶著一點點不甘,帶著一點點無奈:「看妳如此堅強也沒得到,所謂堅強不過是強姦的倒語,我們被命運強姦,光有堅強又有何用?」

小九愕然抬首:「妳。」

「哈??」我大笑不已:「是不是很下流?」

「不,很貼切。」小九圓臉皺起,面頰微紅。

我輕歎:「合作吧,窩裡反對妳我都無好處。」就像早上,結果讓我與她都落入別人的圈套,很顯然,軒轅逸飛和風雪音的爭吵是做給風清雅看的。

小九點頭:「別再耍花樣,否則??」

「要我的命嘛??」我懶懶地伸了個懶腰,起身回房。

今日輸了一場,心裡自然還是不服氣的,見小九上了床,有心戲弄一下。

「其實我一直忘記告訴妳一些關於我的事情。」我隨意地說道。

小九的眸子裡滑過一道精光,兩束視線直直射入我的眼睛,宛如要看穿我的靈魂,我笑著,笑得自然而自得:「其實我不是女人。」

立時,小九的眼睛迅速撐圓,目光順著我的身體往下,看著那原本屬於她的胸部,臉開始發白,厭惡的神情漸漸佔據了那張可愛的包子臉。

我笑著:「但妳放心,我不喜歡女人。」

當即,小九的臉又白了一分,她自然聽得懂我在

說什麼,不喜歡女人,就是喜歡男人。

「所以??」我慢條斯理寬衣:「妳要看住我,不然我就難保妳那幾個老公的清白。」

「你敢動他們!」小九激動地揪住了我的衣領:「如果你動他們一根頭髮,我就跟你同歸於盡!」

「妳那麼激動做什麼?」我疑惑地看著小九因為生氣而又脹紅的臉:「用不用得著同歸於盡這麼嚴重?大不了我找些理由全休讓給妳。」

「不能休!」三個字,喊得比之前更加響,心裡似乎明白了什麼,這些男人,緊緊聯繫著風家的勢力!

「好啦好啦,不休就不休。」我拉開她揪著我衣領的手,躺在了床上:「我可要睡覺了。」

「路人甲!」小九扯著我的衣服:「你聽著!今後你做任何事都要經過我的同意!聽見沒!」

「呼??呼??」這些男人,碰不得,又休不得,冤孽??

「你這個,這個??混賬男人!」

「呼??呼??」唉,這些男人都被軟禁了??

「該死!為什麼會是個男人!不行,我不能跟你睡在一起。」

「呼??呼??」這其中,要除去影族的南宮秋玥,皇后和皇帝派來的探子楚翊和淳于珊珊,以及跟風清雅有協議的后弦,剩下的??都是什麼背景?

「你滾下面去!」

「呼??呼??」我會永遠待在風清雅這個身體裡嗎?看她這麼抓狂,我倒是寧可跟她互換,做小孩有什麼不好,而且還是男人,都不用擔心吃虧。

「混蛋!睡得跟豬一樣!」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