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我的貓小太
襪子裡的祕密,創造愛的奇蹟!
定價NT$250


住在日本崎阜縣的30歲女性,因為開設部落格「斷手貓小太和快樂的伙伴們」而受到注目。她曾經因為要24小時照顧貓小太,將工作辭掉,存款用罄,天天睡眠不足而心力交瘁。現在,她在自宅開設美容沙龍,一邊和五隻貓咪一起生活。


雖然我知道並不是每個閱覽本書的讀者,對於我的生活之道和想法皆能產生共鳴,但即使多一個人也好,我想儘量讓大家瞭解到生命的可貴性。

我發現動物生命的強韌性值得人類學習。
即使人類和牠們無法完整溝通,但動物也是有感情和表情,只要對牠們付出愛,一定能夠心意相通。

現在的我已挪出自宅一部分空間,經營一家很小的美體沙龍店餬口。縱然在貓小太受傷之前就取得美容師執照,但由於我對自營感到恐懼,所以暗自煩惱多年仍然無法放手去做。

為有焦慮症的我製造契機的就是貓小太,因為怕牠有閃失,我才湧起想從事能把牠帶在身邊工作的念頭,最後得以跨越內心的障礙。

然而現實並非如想像般簡單,隨著熟客和工作時數增加,甚至只要有顧客委託我也得到府服務。

在此我想藉機向為貓小太盡心盡力的石黑獸醫診所的石黑利治院長、手術執刀者小谷宏明醫生,會說笑話緩和凝重場面的川上哲司醫生,以及非常和善的工作人員們,由衷感謝你們願意聽從我這個頑固飼主的要求。

還有歷經多次製作失敗,為貓小太打造牠身體一部分的義肢的山本達也先生,他目前正以無痛整骨師的身份活躍中,雖然我屢屢委託他製作備用義肢而干擾他工作,但今後還是要請他多加關照幫忙了。

還有從大阪遠道而來的川村義肢有限公司的谷裕司、中島博光先生,由於我的任性還勞師動眾,在此深感抱歉。 還有引導出書緣份的中本智子小姐,真的非常感謝您以本書幫起貓小太和許多人搭起橋樑。

人生有起也有落。
往後我也將於有限的時間內,和貓小太以及愉快的夥伴們珍惜共度每一天。


                          【推薦者】石黑利治(石黑獸醫診所院長)
「貓小太的奇蹟」,是顛覆貓科動物行為學概念,並全盤否定我長年以來堅信的治療方針的例外。

2007年1月30日,在嚴寒交加的夜裡。貓小太的飼主貓吉小姐把牠抱來醫院。牠發著39.8度的高燒,身體衰弱卻還有食慾。一雙前肢的貓掌好似被某種東西夾過般,趾間冰冷且開始壞死。貓掌脫落的危險性很高。我表示:「貓小太可能是被捕獸夾夾到。雖然一雙貓掌可能不行了,但我會盡力救看看。」

然而三天後正如所料,貓小太前肢端的貓掌開始發黑,散發著刺鼻的腐臭味。 為了保命唯有截斷貓掌。

不過即使傷口癒合,牠能用一雙變短的前肢走路嗎?

前肢失去擔任緩衝墊功用的腳掌(腳掌內的肉球),根本無法支撐體重。一旦使用前肢,截肢面的皮膚會被地板、地面以及內側骨頭壓迫而磨破,接著再度壞死。無論犬貓碰到這種情況,如果是單隻前肢就會截斷手肘處以下,單隻後肢就會截去膝蓋以下。由於長度極短的單腳難以支撐體重,因此動物通常會放棄使用那隻腳,逐漸適應用另外健康的三隻腳來走路。

到了截斷雙掌的最終日,我和貓吉小姐反複進行著永無止盡的溝通。我告訴她,截肢後有10天必須全身打石膏防止牠亂動,然後才是穿上義肢。即使義肢能預防牠啃咬前肢又兼具保護功能,不過一旦牠揮舞雙手,截肢處馬上就會破皮開始化膿。可想而知,牠將承受無窮無盡的治療之苦。

我說:「我建議終結貓小太的苦痛。剩下的對策就是截去肩膀以下的雙前肢,就只能像毛毛蟲般飼養在厚墊上,另外就是安樂死。」

然而貓吉小姐卻堅決要裝上義肢,她表示想將希望放在可信賴的協助者身上。

奇蹟一:當貓吉小姐因試作義肢失敗而身陷苦戰的短短幾個月,貓小太的性格竟有180度大轉變。野貓在幼年期對人產生的猜忌心,終其一生都不會消失。但沒想到貓小太逐漸乖乖接受我的治療,變成逆來順受的乖貓咪。

奇蹟二。:貓小太接受了義肢。當貓吉小姐秀給我看貓小太裝上義肢,在庭院來回走路的影像時,我驚訝到無以復加。我實在無從得知貓小太內心到底起了什麼變化。

這是我開設主治貓狗的診所25年來前所未有的體驗,除了感謝她帶給我既驚訝又開心的體驗之餘,同時在此對她用熱誠以及深厚的愛心所贏得的勝利,由衷獻上喝采。


                            【推薦者】101台北貓醫院院長 徐綺羚
從事臨床工作的這些年,最常令我感動莫名的無非是貓咪們神奇的復原力。無論是新生的小貓、垂垂老矣的貓瑞、或更多是重病的貓咪,都用牠們自己的方式向我展現生命的堅韌和可貴。同時,我深深地認為我們從這些小伙伴身上獲得到的,遠遠超過我們為牠們所付出的。

如貓小太的醫師所言,他的醫療結果的確是個奇蹟,而這除了主人細心的照料與韌性(或任性)的堅持外,貓小太的性情轉變應該是最叫人驚奇的。因為即使我們都盡力在診療過程中減低對貓咪的威脅性,但實在不是每位小朋友都領情,所以被抓傷甚至咬傷都是必有的職業傷害。而貓小太竟然可以從一隻神經質的兇貓變成逆來順受的乖貓,這其中的心路歷程應該我想應該只有貓能理解吧!這本書記載著貓小太和主人貓吉小姐的奮鬥過程,雖稱不上病理誌,但相當地鼓勵人心,非常適合推薦給愛護貓咪的大家!

另外,身為獸醫師還是不免要盡責地提醒各位貓家長,貓咪非常容易在遊戲中誤吞玩具或是其他的絨毛物品,所以一定要將居家環境收拾乾淨喔!還有,汽機車是貓咪的天敵,為了貓身安全,最好不要讓貓咪單獨外出,尤其是在夜晚的時候;雖然我們因此限制了牠們自由的天性,但也相對地保護了牠們,「自由與安全」孰輕孰重,相信貓家長們心中是有定見的,囉嗦的貓醫師下台一鞠躬,請各位好好投入貓小太的復健旅程吧!


                     【推薦者】《貓咪出來玩》、《黑白雙雄》作者 陳寬華 拍攝街貓的這幾年來,總讓我幸運地遇見路邊可愛的貓咪,但也會有某些時候遇見殘缺受傷的街貓,有的瞎了眼、有的被截斷了腳,這讓我心頭一陣酸楚,不禁難過地想著:他們到底遭受過什麼樣的對待還是事故,而變成了殘缺天使?

當我閱讀本書的時候,不禁為貓吉小姐的全面付出感到佩服與感動,為貓小太的不屈不撓感到不捨卻又欣慰。我無法想像自己是否能像貓吉小姐般擁有如此的毅力,連獸醫都建議安樂死的貓小太,作者卻願意全心全意地做術後的看護照顧。 這樣的情況是你我難以想像的,寵物們無法自己開口向人類表達他的苦楚與抉擇,一切的生殺大權都掌握在我們手上,決定安樂死還是走向另一個未知世界,只有身為主人的我們才能決定。

在這一篇篇貓小太與麻吉貓兒們的小故事中,我們看見了貓吉小姐的努力不懈與不肯妥協,以及一次又一次史無前例的貓咪義肢試做。在多方努力與堅持下,貓小太終於能夠重新再次站起來,並且自在的生活著。這個奇蹟不但讓貓小太能夠重回與同伴們原本的開心打鬧,又可以與最愛的主人一起共渡幸福的時光,這對獸醫或者是作者來說都是當初無法預料的~~對我們來說更是參與了一次平凡中見偉大的開心與感動!

就如同本書中作者貓吉小姐所說:自從貓小太受傷後這一路走來,每天都在上演著小小的感動,而我真的從貓小太身上學到了很多的事情。我們也可以在牠們的故事當中,更加珍惜與寵物相處的任何時光,更要付出耐心與毅力去對待如同家人一般的牠們。


到了診所,獸醫要確認貓小太前肢的機能。首先他剪掉部份長有血管的腳趾甲,但每根腳趾都沒有出血。接著他試著拿針扎向肉球神經最密集的部位,然而貓小太卻渾然不覺。

我腦袋頓時一片空白。
從昨天開始貓小太的腳趾就開始僵化,也發出陣陣臭味。

院長引領我來到診所隔壁的自宅客廳。獸醫問我:「您現在決定如何?」

我告訴他:「請保留牠一部分尚能作用的貓手,僅切除壞死的部份就好,不要從肩膀以下截掉。」

獸醫接著向我說明:「獸醫必須尊重飼主的要求,所以就依您決定的方式來動手術。」
但他也警告我說:「手術之後,您可別把你和貓小太往後的日子想得太輕鬆。」

為何獸醫會建議從肩膀以下截除肩膀呢?

因為若只截半肢,殘肢的骨頭會被皮肉裹覆住。即使用布或器具來保護前肢末端,但前肢負擔了貓咪一半以上的體重,對殘肢的負荷依舊過重,骨頭容易穿刺破皮。一旦骨頭外露,接下來就換肘關節被磨傷,到頭來還是必須切除肩膀以下的全肢。 據說全世界的獸醫普遍拒絕動截半肢的手術。獸醫表示,貓咪截半肢或預留貓手(手腕)的醫療案例似乎前所未聞。況且市面上並沒有貓用義肢,撇開貓咪討厭受拘束的習性不談,即使裝上義肢,很可能也無法自力更生。

假設貓咪截後肢或是截單腳,仍有自立更生的希望。而截全肢的另一項的好處是肩胛骨可保護截肢部位,就算貓咪四處行動也不會有骨頭外露的危險性。

但是,要我如何忍心每天面對著失去全肢的牠呢?

另一方面獸醫問我:「況且貓小太來日方長,難道妳能持續照顧牠十年以上嗎?」


在「無法靠自己走路、進食和排便」的情況下,看護方和病患兩方都很辛苦。按現況看來,難道選擇「安樂死」才是明智的作法嗎?

但眼前還有一線希望,就是若貓小太態度配合,截半肢並非全然不可行。要看每隻貓的性格來判斷。

另一個重點是,我會灌注牠滿滿的愛,並思索激發貓小太求生意志的方法。 獸醫語氣平靜的說:「還有一天時間,請您好好考慮。今天請多拿些好吃的食物餵飽貓小太。」

回到家後,貓小太依偎著小瑪坐在棉被上。以往牠們只要碰面就會玩摔角……。如今小瑪把身子借給貓小太倚靠。牠肯定也曉得貓小太的情況。

原本貓小太不能出籠外。但今天我想跟牠一起窩棉被,讓牠待在家裡能自在些。

當天我淚流不止,本來沒打算哭,但淚水卻不聽使喚的滴落。

貓小太即使身負重傷,卻還是跌跌撞撞努力回到家了。而在此刻,牠的命運卻掌握在我手裡。

難道明天最好的選擇,是和貓小太訣別嗎?




才要準備帶貓小太回家,問題就隨即出現:牠裝不進一般市售的貓提袋。
由於支架從牠的前肢一路銜接到胸口,所以身體無法彎曲。所以我只能把牠放在獸醫給我一個大紙箱內來移動。

從我家到診所的車程只需要15分鐘。但我一路上都在留意貓小太的一舉一動,車程顯得格外漫長。以往在診所一上診療台總是頑強反抗,讓獸醫得嚴加防備的貓小太,在返家車程中態度卻出乎意料的平靜。

我們終於回到家了。
不過即使在家中,貓小太也沒辦法舒坦的躺著。無法蜷起身體的牠,感覺躺得很拘束。

如果要以人類的情況來比喻現在的貓小太,那就是「沒了手掌」。即使拆了線,前肢少了作為彈墊的肉球,倘若截肢處赤裸裸的接觸地面1~2小時,骨頭就會刺穿皮肉。 獸醫製作的支架只是拆線前的暫時護具,最多只能撐兩周。我必須儘快幫貓小太物色義肢。

貓小太打從回家後就沒再發脾氣過。
難道是因為傷口疼才如此老實嗎?
還是說,牠已接受自己的狀況了?

我用手指沾高營養價值的罐裝貓食餵牠吃,還用手指沾水餵牠舔喝了不少水。由於不曉得牠上廁所的時機,我只能頻繁的帶牠跑廁所。

我想代替貓小太去做任何我能為牠辦到的事,滿腦子都惦記著:「絕不能讓貓小太的前肢受到衝擊。」

關於義肢,我也有上網蒐尋相關資訊。距離拆線只有兩周的時間,我不禁暗自焦急。 看護生活的第一晚終於來臨。

我目不轉睛的留意貓小太的情況,連洗澡也是速戰速決,甚至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洗過沒有。

接下來迎接我的,會是個什麼樣的夜晚呢?會面臨什麼突發狀況呢?我心底不禁七上八下。

但我並未捨棄希望,我相信貓小太身上會發生奇蹟。

於是從今天起我就不再哭泣了。




在準備就寢時,我會把貓小太放入籠內。
這是為了避免貓小太在我睡覺的期間內亂動,或是卡到身子。不過,雖然貓小太不動不鬧,但是牠每三十分鐘、最慢一個小時,就會叫醒我一次。
我根本沒睡到覺。


貓小太叫醒我的原因不外乎是「上廁所」、「肚子餓」,跟「想撒嬌」。

縱然牠每一次呼喚我都會回應,但我終究開始睡眠不足。不過我很感謝貓小太一有需要就懂得叫我,而非亂發脾氣。正因為牠會呼喚我,我才曉得起身去查看牠的情況。

貓小太的睡籠並非一般市售品,是我用從百元商店和家用中心買來的掛網,分部位逐一拼湊而成的特製籠子。籠子約有2坪大小,由於沒有籠頂,所以我可以自由跨進籠內。

而籠內擺有便盆,當貓小太想上廁所時,我會先把牠放在便盆上,然後從籠子上方撐住牠。當牠肚子餓時,我會輔助牠坐起身並餵牠。當牠想撒嬌時,我就陪牠睡在籠中。

結果到了第二天,我除了睡眠不足之外,也因為幾乎一整夜睡在籠內而腰酸背痛。 但我並不引以為苦。有貓小太陪伴在我身邊,還有被牠需要的感覺非常幸福。縱然很辛苦,但對於自己做的選擇,我並未後悔。

事後我曾想過,要是當初選擇「安樂死」這條路……。光想到這樣會帶給我精神上多震撼的打擊,就不禁毛骨悚然。想必我會難以平復,懊悔一輩子吧!

倘若體力和精力足夠,我就能全心幫助貓小太。但從現實問題來看,要有收入才能維持生活。由於我已辭去工作,目前等於是在吃老本的狀態。另外是睡眠不足的問題。

但是和無法隨心所欲行動的貓小太比起來,想必牠的內心比我更焦躁不安吧!

為了讓貓小太儘量好過些,我買了一個看護專用的氣墊頭套。這種氣墊頭套應該比一般頭套看出去的視野更廣闊,多少能讓牠舒服些。獸醫曾判定牠得戴頭套過一生。但我覺得只要貓小太肯乖乖聽話,根本沒有戴頭套過餘生的必要。我還在牠身旁墊上折疊好的毯子或毛巾,輔助牠坐下或翻身,讓牠能輕鬆些。